建筑师在做什么123 | 龙灏:医疗建筑设计需要建筑师全过程介入

编辑: 林楚杰 | 2016-12-16 14:15 | 分享  

longhao01

龙灏

 

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建筑系副系主任,博士生导师。作为一个研究者而不仅仅是建筑师,他努力将教学、研究和项目设计有机结合并形成良性循环。在龙灏看来,现在是建筑师最好的时代,也是建筑教育最好的时代。

 

这是有方“建筑师在做什么”第123个采访。

 

有方:最近在做的项目是哪些?

 

龙灏:正在准备正式竣工验收的,是从2003年到2015年服务了十多年的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渐进式改造更新项目的最后一栋楼——门急诊大楼。另外,有两个项目——重庆市涪陵区人民医院的住院综合楼和重庆一中的综合楼在施工中。我们还完成了几个很小但也有些突破传统业务范围的小项目,如重庆大学B区车库的色彩与导向标识系统设计(刚刚得知学校为省钱决定不做导向系统了,很郁闷)、重庆一中烈士陵园景观改造等等。上周与同事合作完成了一个大项目——毛主席的故乡,湖南省韶山市的中心城区城市设计投标方案。最后,一个服务了多年的三甲医院有几个改造更新小项目刚找了我们,正开始考虑方案。

 

longhao02

涪陵中心医院鸟瞰

longhao03

涪陵中心医院门急诊楼室内

longhao04

涪陵区人民医院住院综合楼

 longhao05

重庆一中综合楼

longhao06

重庆一中烈士陵园景观改造

longhao07

湖南韶山中心城区城市设计

 

有方:和过往比,最近做的项目有哪些新的思考或尝试?

 

龙灏:很难说最近的项目就有了全新的思考。随着设计经验的丰富和甲方对设计团队信任的增加,最近竣工的涪陵中心医院门急诊楼以及几个新的项目,都有机会去做包括室内设计在内的设计总承包。这让我必须加强对材料、质感以及细部的设计与把控,压力比只做土建设计要大很多。但总承包的好处就是有机会比较完整地呈现自己对建筑功能、空间、效果的思考,算是典型的“累并快乐着”。

 

同时,作为一个研究者而不仅仅是建筑师,我一直在努力把教学、研究和项目设计有机结合并形成良性循环。目前看,在医疗建筑设计领域做得还算不错。例如,填补了国内的“医疗建筑垂直交通系统数量配置”这一研究空白,成果都发表在《建筑学报》上,同时也被直接运用于新的医疗建筑设计项目中,建成的项目又作为研究对象进行回访、总结,螺旋上升。

 

longhao08

发表研究成果

 

有方:你去项目现场的频率如何?现场一般会遇到什么问题,又是如何解决的?

 

龙灏:因为自己的第一职业是教师,最近几年教学、科研方面的工作很多。对于建设地点远一些的设计项目,跑现场的频率相比以前要少了很多。除了几个按建设程序必须出场的大环节,以及建设后期面层材料打版等只能由我在现场确定以外,一般的问题,比较多的是助手去处理。

 

在建设过程中我去现场几乎都是因为出现了棘手的问题,原因是近些年几个较大规模的项目,几乎都属于在旧区的改造更新建设,比较特别的现场问题大都是与场地周边现有建筑、道路、甚至保留树木等等的关系处理问题,包括基坑开挖过程中周边建筑的结构安全、已有管线、临时管线与永久管线的协调等。解决方案肯定是设计团队的各工种负责人与甲方、施工及监理单位的人一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目前看,遇到的所有问题都得到了圆满解决。

 

longhao09

在工地上

有方:当下面临的最大的困惑是什么?打算如何解决?

 

龙灏:当下最大的困惑是国内的设计招投标制度。对建筑师而言,在方案设计阶段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找准项目面临的核心矛盾并能用巧妙而合理的设计手段解决它,也许最精华的地方就是一两点,而我们的设计招投标制度在制度设计和执行中的荒谬、对设计创意与知识产权的不尊重,我想每一位参加过投标的建筑师大概都深恶痛绝吧!这当然不是我能解决的问题,而是中国建筑学会应当作为“行会”而不是退休官员安置处应当去解决的问题,我个人只能选择逃,尽量不参加“无把握”的投标。

 

有方:如何看待建筑设计行业现在的处境?打算怎么应对?

 

龙灏:如果这个问题指的是最近几年因为房地产开发受到遏制而出现的建筑设计行业业绩下滑,我的态度是——这只不过是回归正常而已。

 

在我看来,过去十几年房地产的高歌猛进,恐怕让服务于这些开发项目的大部分建筑师都忘了什么是真正的建筑设计了吧。去年,我带过的学生、上海都设建筑设计公司的创始人凌克戈写了一个网络热帖叫“这才是建筑师最好的时代”,我表示赞同他的主要观点。同时,我觉得现在也是建筑教育最好的时代!因为中国的建筑教育从“老八校”到现在的“280+”,在这股与房地产热潮同步兴起的办学热潮中,不知有多少根本不具备办学资质的院校专业也在招生、毕业,说难听点那叫误人子弟。

 

因此,对建筑设计以及建筑教育当下的处境来说,我的应对态度就是——如果说“机会永远垂青有准备的人”的话,我希望自己是那个有准备的人。

 

有方:在过往的设计实践中,哪些经历(或事件)是关键节点?让你有哪些改变?

 

龙灏:回想起来,有两件事对我的设计态度有较大的影响。

 

第一件事是硕士毕业后在深圳福田建筑设计院的第一年,作为项目负责人完成的“深圳市锦洲花园住宅小区”。它也是该设计院当时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小区规划与单体设计项目,建成以后成为1996年唯一的“深圳市优秀建筑设计奖”住宅类获奖项目。我认识到要较好地完成一个项目不仅需要自己以及团队能做好设计、建设全过程中与参建各方保持良好的沟通,建成以后的回访总结也十分重要,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今天,每一个建成项目都会专门去做回访总结,现在甚至会成为我的研究生的论文选题。

 

第二件事情是,第一次有机会以看现代建筑为主,在欧洲走了一圈,认识到一个好的、或者说耐看的建筑除了大的功能跟形体关系处理得好以外,一般都对材料、细部有设计、有讲究。从设计的角度看,设计这些东西也并不太难,只是作为建筑师需要“有心”并且愿意“有所作为”。回来以后,自己在设计中就在这方面有了一些追求。

 

有方:最近读的有趣的书是什么?简单阐述理由。

 

龙灏:如果要说有趣,“都市实践”合伙人、好友王辉的《十谈十写》应该算是最近读的专业书里面比较有趣的。作者刻意地将书的版式与内容做了形式上的设计——横排、竖排,从前往后、从后往前,每一段对话的排版错落有致,甚至书脊上的文字排版也与惯常的立式“从上往下”排版不同。这种“形式主义”显然加强了这本讨论“建筑设计”的书籍对读者的吸引力。

 

longhao10 

《十谈十写》

 

有方:最近一次旅行去了哪里?

 

龙灏:纯粹的旅行,是自驾去四川西昌的邛海边晒了差不多一周的太阳。公私兼顾则是在今年九月底带学生去意大利罗马大学进行联合设计教学,顺路游学,第一次现场看了卡洛·斯卡帕的几个经典作品。第一次登上了米兰大教堂的屋顶。

 

longhao11 

邛海的早晨

longhao12

卡洛·斯卡帕作品之布里翁墓地

 

有方:最喜欢或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建筑师是谁?

 

龙灏:说到“最喜欢”,似乎就不知道说谁了,可能真没有,因为许多现代主义时期的大师作品我都很喜欢。要说影响,也许可以说是Frank Gehry。不是因为他作品表面呈现的“奇奇怪怪”,而恰恰是现场参访过他的大约六七个貌似毫无逻辑的“奇奇怪怪”建筑后,那些建筑中清晰的功能与空间逻辑,让我对建筑的本质有了更多的思考。

 

longhao13

Frank Gehry作品之MIT The Stata Center 

 

有方:最近有发现对自己特别有启发的建筑师吗?为什么?

 

龙灏:特别有启发?没有。因为有启发的太多,国内国外的都有。

 

有方:上学时,哪门课最有兴趣,为什么?

 

龙灏:大一时的“构成课”。没记错的话,我们年级是当年的重建工建筑系系主任李再琛教授所做的大力度教改的第二届,一年级就开设构成课是其中的一部分。虽然我们都是有美术绘画基础的学生,但与美术课的素描、水彩画同时开设的平面构成、立体构成课还是给我们这些新生带来了极大的新鲜刺激与乐趣,回过头来看,应该也是更快、更好地把我们引入了“设计之门”吧。

 

有方:最近哪件社会议题最让你关注?

 

龙灏:深圳“罗尔卖文救女”。

 

有方:最近除了设计外,花最多精力的活动是什么?

 

龙灏:拍照片,给快速变化中的城市留影。每年我都会沿重庆两江四岸的四条滨江路在很多固定的点位去拍这座城市的全景,镜头中见证着这座城市的成长。是非功过,看图说话。

longhao14

重庆渝中半岛2006-2016

 

建筑师简介

 

龙灏

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建筑系副系主任,重庆大学医疗与住居建筑研究所所长。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师分会医疗建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建筑策划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居住区规划学术委员会委员、国家标准《住宅设计规范》编委;《中国医院建筑与装备》《医养环境设计》《住宅科技》等杂志编委;主要研究方向为医疗建筑、居住建筑、城市更新设计及其理论。已完成工程设计70余项,获省部级优秀设计奖6项。发表论文80余篇,出版专著、编著及译著10本。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由建筑师提供。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新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