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在做什么114 | 贺颖:好的建筑也应该是个好邻居

编辑: 张远博 | 2016-04-15 15:55 | 分享  

 ▲采访时间:2016年3月

 

贺颖,安构建筑创始人、主持建筑师、瑞士CPP事务所中国区合伙人。对于他而言,项目中最重要的是深入挖掘其中所隐含的意义和可能,相对过去的设计,近年来他更加关心人的情感和行为的体验。最近,在贵州的一个布依族村落的一次偶遇,令他深受启发,一种自然放松的建造态度,深深触动着每天忙于纸上画图的贺颖。

 

有方最近在做的项目是哪些?

贺颖:最近在做的项目包括:一个跟院落概念有关的九年一贯制学校,期望在规范和造价限制下能有些新意;一个小岛上的木结构教堂,这个项目更多地想在木结构本身与其他材料之间产生互动的关系;两个滨水造船厂的综合楼,吸引我的是场地的超大尺度和特别的制造业气氛;还有江苏和贵州的一些乡村社区服务及旅游设施;同时也在做些办公室内的设计。对我来说,建筑类型和规模都不是最重要的,深入挖掘项目所隐含的意义和可能,然后在每一个项目中做出些特别的兴趣点,才是我比较在意的。

 

▲某九年一贯制学校·效果图

 

▲水面上的侯冲教堂·效果图

 

▲水面上的侯冲教堂·室内效果图

 

▲海阳中集来福士综合楼·西立面

 

▲海阳中集来福士综合楼·共享中庭

 

▲高淳慢城慢客中心·入口

 

▲高淳慢城慢客中心·门厅上空

 

有方和过往比,最近做的项目有哪些新的思考或尝试?

贺颖:相对过去设计注重自身系统的逻辑性和形式感,在近年来的项目中,我可能更关心人的情感和行为的体验,对使用方式或者说生活方式的关注在设计生成过程中占据更为重要的地位。

另外,为了提高项目的完成度,我也开始积极介入室外景观与室内空间设计,更加主动地强调室外空间内伸与室内空间外延的整体性。运用不同材料的尝试。比如木构建筑,如何发挥材料的结构优势和表现特性,是最近项目中比较感兴趣的事儿。

 

▲游子山国家森林游客接待中心

 

有方当项目进入施工阶段,你去现场的频率如何?通常会遇到什么问题,又是如何解决的?

贺颖:只要时间和精力允许,会尽量多去。遇到的问题各式各样。常见的问题是施工单位看图错误,一般我会坚持拆掉重来;也有业主改变使用功能的,通过现场协商,一般都能找到各方可以接受的解决办法。跟踪建造过程其实也是对设计的复盘和验证,有时候自己在现场觉得不合适的地方也会主动提出修改。

 

▲未完成项目工地现场

 

有方当下面临的最大的困惑是什么?打算如何解决?

贺颖:一直比较烦心的事是经营事务所和专注建筑设计之间的精力平衡,也没什么好办法,尽量专注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吧。

 

有方如何看待建筑设计行业现在的处境?打算怎么应对?

贺颖:建筑行业的减速是必然,从本质来说,现在才是回归正常。游戏的规则也在逐渐地改变,对于醉心做设计的人未必是坏事,正所谓这是最坏的时代,这也是最好的时代。可行的办法还是一贯地认真对待每一个项目,坚持品质,控制规模和成本。同时我们也在拓展设计的范围,强调建筑的整体品质的控制,包括外部环境、室内乃至家具的设计。

 

有方工作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教训?之后你做出了哪些改变?

贺颖:教训是有的,比如设计上往往容易出现用力过猛的情况,后来逐渐有意识地改变,尽量扎实低调,不浮躁,在这个时代,尤为重要。

 

有方最近读的有趣的书是什么?简单阐述理由。

贺颖:《建筑对话》 ,这是一本关于记录当代瑞士建筑师立场-理念-憧憬的册子,按照作者的描述,建筑是一门学科,但本质上还是依托人的。这本书以建筑为媒介,通过对话三十位瑞士建筑大师展示了不同阶段建筑师的理想、动机、压力等话题,他们面临的专业困境和应对方式对于我们现在的时代背景很有启发,是一本很有趣的书。

 

▲《建筑对话》封面

 

有方最近一次旅行去了哪里?

贺颖:最近一次远途旅行是英国,确切地说是英格兰。这是一个善于讲故事的国家,一个盛产文学家的国度,不愧为戏剧之乡,无论大城小镇,对他们的历史、文化、风情、人物都无比珍视,并且用特别好的方式传达出来。尤其对伦敦和巴斯的印象非常深刻。在伦敦逗留了十多天,充分感受到城市生活的丰富性与文化的包容性,尊重历史与创造时尚奇妙地共存,而无处不在的各色博物馆、艺术馆、画廊、剧院更是让整个城市充满了艺术的养分,也延续着文化传承。巴斯因浴场而名,市中心的罗马浴场博物馆中不仅古罗马时代大浴场的考古遗迹令人惊叹,其展陈的精心设计更是将英国人擅长的叙事表达得淋漓尽致。

 

有方最喜欢或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建筑师是谁?

贺颖:喜欢的建筑师不少,喜欢的建筑作品也不少。但对自己影响比较大的建筑师还是在瑞士苏黎世联邦工业大学做助教时的导师 Mario Campi 教授。作为瑞士提契诺学派的重要人物,Campi 教授有着意大利人特有的对生活的热情,同时又有着瑞士人对精确的追求,他擅长用精炼简洁的方式应对传统和地域文化,强调建筑由内而外的空间张力。从我在他的教席做助教到后来设计合作差不多有十年时间,Campi 教授对待设计和生活的态度都让我受益匪浅。

受 Campi 教授的影响加之实地考察的指教,我还喜欢上了意大利理性主义先锋特拉尼(Giuseppe Terragni)。他以现代语言呼应环境和传统,以理性的秩序营造出空间的诗意,虽然英年早逝,但他短暂的建筑生涯中创作出的已完成和未完成的杰出作品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有方去瑞士学习的经历给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城市设计的维度是否在你的实践中提供了一些不同的思路?

贺颖:瑞士留学的经历对自己影响最大的是瑞士人做事和思考的方式,既讲求工程的精确性又有艺术的创造力,对地方及自身文化历史的重视,但又不囿于它们的局限。

建筑的城市属性始终是我做设计的出发点,好的建筑也应该是个“好邻居”,而不是为了凸现自己。研究生导师 Kollhof 也给我很多启发,自己也试着在设计中用西方的方法去认知和探索本国的城市文脉和现实问题。例如南大苏富特软件研发楼的项目,在相对含混的城市语境中,建筑群体通过连续转折变化以回应狭长而不规则的街道界面,体现出一种积极参与的姿态。

 

▲城市背景下的南大苏富特软件研发楼

 

▲南大苏富特软件研发楼北侧街景

 

▲南大苏富特软件研发楼南侧街景

 

有方:最近有发现对你特别有启发的建筑师吗?为什么?

贺颖:有位建筑者,但不是建筑师。最近在贵州去看了一个朋友推荐的布依族村落,在那里偶遇了一位老大爷,他孤身一人在山顶上手工开采、加工附近的石材原料,用了两年时间建造了一栋自宅,他对原料的运用方式以及那种自然放松的建造态度,对每天忙于纸上画图的我触动很大。

 

有方:上学时,哪门课让你最有兴趣,为什么?

贺颖:美术课,从小喜爱绘画,尤其喜欢写生。在野外的感觉很好,阳光好的时候还可以躺在田野中睡觉,想象自己是烈日田野里的梵高,一直喜欢他,曾经模仿了好一段时间,后来在世界各大美术馆看到他大大小小的画,依然很激动。同时也会遇到各种好玩的事情,比如,有一次在中山陵写生,路过的老外买走了我的色彩作业。

还有设计课,是充分自由、可以把自己的想法充分实现的课,从来不需要熬夜也不觉得累。

 

有方:最近哪件社会议题最让你关注?

贺颖:“互联网+”的议题,还有Alphago 战胜李世乭的事儿,信息技术对传统的挑战也好影响也好,现在或许还是萌芽状态,但将来肯定会改变我们的建筑行业。

 

有方:最近除了设计外,花最多精力的活动是什么?

贺颖:和家人旅游以及计划旅游。日常的活动主要是运动,自小一直踢足球,球龄已近40年,如今还和一小辈的年轻人一起“混迹”绿茵,去年还帮助球队拿了个业余联赛的冠军。去年开始跟随老师练习太极,从气息到意念,从站桩到运势,一招一式中体会天人物境。两种运动动静各异,貌似相悖,实则相宜。运动和艺术一样,最高境界都是相通的。

 

 

建筑师简介

贺颖

安构建筑创始人、主持建筑师,瑞士CPP事务所中国区合伙人、东南大学建筑学硕士、苏黎世联邦高等工业大学城市设计硕士、一级注册建筑师。曾获得包括“2005年联合国人居署第二届亚洲人居环境设计创意奖”、“2008年第七届中国青年建筑师奖”、“2012年东京 UIA 世界建协大会中国青年建筑师作品展”、“2015年亚洲建协奖入围(Shortlist)”在内的多个奖项。

代表作品:

润扬大桥办公综合楼、南京药石药业研发楼、南大苏富特软件研发楼、江苏联通总部大楼、南京电立方、高淳国际慢城慢客中心、游子山国家森林游客接待中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由建筑师提供。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