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建筑师在做什么63 | 沈驰:我想建立一种“鄙视平庸”的团队文化

编辑: 刘畅 | 2014-11-24 09:53 | 分享  

▲采访时间:2014年11月

 

沈驰是中外建深圳公司高级合伙人、总建筑师,最近做的都是商业、办公、综合体等。他认为现实中很多打着文化旗号的建筑远没有商业建筑做得好,未来的文化会以多元的状态融入城市。他认为自己在一个思想变化的时期,想很多问题,尝试很多事,在寻找未来怎么做。他相信如果设计不能应对未来的诉求,那么设计学一定会在孤芳自赏中走向末路。

 

有方:最近在做的项目是哪些?

沈驰:最近做的都是些商业、办公、综合体等。以前我一直想做文化建筑,也做了些与文化沾边的作品,但现在不是很迫切想继续那种项目,因为我越来越发现这里的话语体系与时代有点脱节,而且现实中很多打着文化旗号的建筑远没有商业建筑做的好。最近两年,我想让自己更多面对真实的诉求,哪怕很商业性的东西,在商业时代没有多少东西是完全不带商业属性的。文化很重要,建筑始终都是文化的载体,但未来的文化一定会以多元的状态融入城市,独立的文化建筑即使有,也是少之又少,或者意义不再。现在我带团队的时间多于自己做项目,我觉得以后我再做,会比以前做得更好!

 

▲山东交通学院三号教学楼设计渲染图

 

▲中盟科技苏州总部项目渲染图

 

有方:在拿到一个委托时,最先会做什么?

沈驰:在满足客户需求基础上,我们还能赋予它一些什么?我们能为项目各方面带来怎样的价值提升?这个项目最终可能达成什么样的高度?然后会尝试我所能想到的所有可能!

 

有方:当项目进入施工阶段,会经常去现场吗?如去,通常会遇到什么问题,又是如何解决的?

沈驰:即使是设计企业的管理者,做好项目去现场也是必须的!很多项目我都会一点一滴的去盯,比如信息学院项目(大运会国际区),我去现场可能超过50次。在现场,大部分时间是各种会,跟不同的人沟通、斗争与妥协,实现一点不同的东西很费劲!所以,我看大师的建筑,比如妹岛和世,往往最佩服的都不是设计本身怎么样,而是佩服他们如何去实现那些非常规的设计,这要多么的较劲、多么的坚持、还有多少的沟通策略,远比构思一个东西难得多,只有你做过才会明白。

 

▲沈驰近期设计作品实景图

 

有方:最近在业务上最烦的事是什么?

沈驰:以往自己去管项目,可以让每个项目都有较好的设计和实现度,但怎么样让每个项目团队即使在我少参与的情况下都做得好,很难。常常很多成果并没有充分发挥出我们的能力,但又不得不面对这种状态。我想建立一种“鄙视平庸”的团队文化。

 

有方:最近在集中琢磨什么问题?

沈驰:我今年的工作状态跟过去不一样,跟“有方”一年多成绩斐然不同,我似乎在一个思想变化的时期,一个不稳定的时期,想很多问题,做很多的事,也是在尝试,我在寻找未来怎么做,做什么样的建筑师,做什么样的团队,怎样帮助大家快速的成长?

 

有方:最近读的最有趣的一本书是什么?

沈驰:现在看完整的书不多了,最近看了“王鼎钧回忆录”(四部曲),看到第二部,一个台湾的散文家,讲述自己从上世纪明国初年到移居台湾生活的经历,从一个颠沛流离的文人的视角去看中国近代历史,真切、丰富、细腻,很精彩! 

 

▲“王鼎钧回忆录”四部曲

 

有方:最近一次旅行去了哪里?

沈驰:和同事十一去了德国,看了不少的创意园区、新的街区和老城,从中看到城市的变迁与对比,成与败、文化与艺术等。

 

有方:最近有没有新发现某位特别有启发的建筑师?

沈驰:现在对我最有启发、让自己最感兴趣的往往是那些跨界的设计师和艺术家。听说阿玛尼在成都开始设计公寓了,他似乎比建筑师更理解人们需要什么,什么是可以带来全新体验的,什么是轻松的设计,呵呵。

而且,我越来越发现很多人对于建筑的感觉甚于建筑师,相信人们直接的感觉,甚至相信孩子对于建筑与空间的感觉,我怀疑专业人士经过太多的教化之后是否变得很拧巴,失去了真实的感受能力。

 

有方:最喜欢的、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建筑师是谁?

沈驰:我想不到一个对自己影响巨大的,但我研究比较深的是雷姆库哈斯。我认为,不要简单从那些奇奇怪怪的建筑形态去理解和评价库哈斯,他真正的贡献不在此,他能影响全世界的年轻一代建筑师是有原因的。

 

有方:最近哪个建筑议题最让你关注?

沈驰:我一直困惑的是建筑学的价值认同问题。多年的行业经历,让我有很多不安的认识,比如专业内的共识越来越少,互不认同与阵营分化很严重;建筑师与大众对于建筑的认识上也存在巨大的鸿沟;专业内很多似是而非的讨论,与社会不在一个话语体系中,大众听不懂也没人关心;很多被专业媒体关心的建筑师,他们的的探索似乎也只是在边缘和局部地带的挣扎,或对不可逆转的未来做出的负隅顽抗;活跃的建筑师也逐渐变成一个孤立的群体,只能在自己的圈子里获得归属感。

今天建筑设计貌似繁荣、机会很多,但真实情况是,十几年来房价翻了十倍,而设计费没有跟着提升,甚至不升反降。我们的设计给社会带来价值了吗?我们的价值真的被认同了吗?有时候我对行业有点悲观,至少我发现,高端地产商对未来的把握和对设计的理解远超绝大多数的建筑师,而建筑师却不自知,建筑师会不会慢慢分化为策划设计师、技术工程师、造型设计师和表皮设计师等等。如果我们的设计不是应对未来的诉求,那么设计学一定会在我们的孤芳自赏中走向末路。

希望有方在这个方面多发发力,多些面向未来的思考!

 

有方:上学时,哪门课让你最有兴趣,为什么?

沈驰:还是设计课吧!如果老师很有魅力,其他课也可以。

 

有方:最讨厌的甲方是什么样的?

沈驰:对每一个找到我的客户,我都抱有感激的心态,往往我都能很好的相处。

 

有方:最近哪件社会议题最让你关注?

沈驰:很多行业都出现了颠覆式创新,比如出现了苹果、特斯拉、阿里巴巴、小米、腾讯等等,为什么很多行业在巨变,而建筑设计行业没啥动静?前面谈了建筑学在今天的价值问题,另一方面,在商业模式上,建筑设计公司也落后于很多行业。我们很像好莱坞的特效公司,虽然很重要,需要智力和创意,但居于价值链中下游的一个点,话语权越来越弱。做不到优秀,生存一定每况愈下,甚至被淘汰,但如果仅仅把作品做到了极致,一不小心又可能像给《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做特效的公司一样,因为无止境的付出从而把自己做死而关门。而看看特斯拉、苹果,其实他们是真的让设计的价值发挥到极致,让设计引领产业,用设计改变世界、改变人们的生活。我相信,最终能为建筑学和行业带来改变的,不是从建筑学的内部。

 

有方:最近除了设计外,花最多精力的活动是什么?

沈驰:除了工作外,时间上最多的是微信,不一定是聊天,而是大量的阅读,远超建筑领域的各种资讯,然后分享给公司的小伙伴!同时,我跟商学院里各行各业、有不同经历的同学接触和交流,其中有很多很好的朋友,互相很欣赏。不同的人、不同的想法,这对我影响很大。

 

有方:最近有没有对建筑设计感到困惑、厌倦,想过改行,改做哪一行?

沈驰:我本质上是享受设计的人,没有真的想过改行。但我常幻想,如果我是电影导演,也会是个好导演,去写电影剧本也行,我甚至常常在构思一些情节。

 

 

建筑师简介

沈驰 

中外建深圳公司高级合伙人、总建筑师,高级工商管理硕士。

曾获得“第七届中国建筑学会青年建筑师奖”、“深圳市勘察设计行业首届十佳青年建筑师奖”;作品收录于《前进中的中国建筑》在2011年(东京)世界建筑师大会上展出,并入选文化部“建筑中国100”在欧洲曼海姆博物馆展出。

设计项目曾获得部、省、市级设计奖项20余项,其中两度获得“全国优秀工程勘察设计公共建筑一等奖”,并有十余篇论文发表在包括《建筑学报》(核心期刊)在内的知名专业期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由建筑师提供。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