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建筑师在做什么50 | 赵曌:建筑在工业化的今天,粗放与滞后一览无余

编辑: 刘畅 | 2014-10-02 11:17 | 分享  

▲ 采访时间:2014年7月

 

这次我们采访的是赵曌。她毕业于中央美院建筑系,2007年与温子先创立DADA。她最近在参与一个硅谷可穿戴设备的开发项目。在这个项目中,她发现建筑在工业化制造领域的粗放与滞后一览无余。因此她也在思考,建筑师们还在讨论文化历史底蕴的时候,是否也应该探讨一下这些科技有可能带给每个人的全新生活方式?

 

有方:最近在做的最有趣的项目是什么?

赵曌:最近做了很多有趣的项目,也做了很多有趣的事,结识了很多有趣的人。具体到某个最有趣的项目,可能要数从去年开始至今我参与的一个硅谷可穿戴设备的开发项目,可穿戴设备通过硬件、大数据交互、手机APP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功能,这些产品快速的融入了日常生活。我所参与的spire目前是全世界唯一一款同时检测身体与情绪的健康的消费电子产品,我们采集数据的用途十分广泛:汽车,人力资源,保险,医疗等等,以后它可以作为人与建筑的媒介,真正发展出可以自主调整设定程式的真正的智能建筑,比如及时监测老人和儿童的状况,或将建筑环境调整到更有利使用者健康的条件。作为建筑师,这个产品未来能改变传统建筑的潜能非常让人期待。与各国不同领域的科学家、软硬件工程师、代工厂的合作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充满探索的经历,每天学习很多新的知识并加以应用是很有趣的,比如医学上情绪与健康如何相互作用,塑料与金属的成型工艺,电子芯片如何与硅胶配合采集数据等等。我很有幸与斯坦福大学的科学家一起走过从科研阶段到市场产品转化的全过程,我们并不是传统的甲方与乙方的关系,而是真正的作为一个团队来合作,除了设计,我还需要去参与预算控制,考虑品牌策略以及生产工艺甚至供应链和物流。团队中的成员来自不同的专业,但几乎都是各专业中最优秀的人才,因为他们的思维速度很快所以工作时的信息交流速度也变得非常快,在过去12个月里这个产品经历了3次颠覆性的设计和17次几乎看起来完全不同的外观设计优化,虽然比较辛苦但是团队成员的专业和对设计的尊重让这个过程变得很愉快,因为刚好我也同时在做很多建筑室内项目,这个差别还是可以感觉的到的。

由于建筑师的背景,我个人非常喜欢使用温暖的贴近自然质感的材料,如何突破人们对传统消费电子产品感官上的抵触都一直是我们设计时的课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尝试了将很多建筑的材料和感觉引入消费电子产品的设计之中以取代传统的塑料与橡胶,比如试验12次才成功的石块肌理表面,和第一次被引入电子产品中的软木应用等等。软木的炭化过程也是全传统方式进行的,很象建筑材料的加工过程。整个spire的产品设计上没有任何一个起装饰作用的部件,即使Y字型铁夹塑胶件也是由于螺丝装配和连接固定齿等结构要求而产生的。产品的优化过程并不是分裂的,而是综合所有体型/结构/材料/芯片/外观/数据采集等等的去装饰化和有机磨合过程。这种与结构之类相关工种的紧密配合一直是建筑师希望在设计和建造过程中达到的理想状态。

在材料工艺层面,所有的材料、工艺知识都要从零开始学起,在tesla代工厂学习金属的工艺,和苹果的代工厂学习如何优化塑料喷射流,和斯坦福的科学家研究各种芯片的使用……这个过程十分震撼。建筑在工业化制造领域的粗放与滞后一览无余。因为建筑的体量和用财面积,新型材料所带来的成本差异马上会被急剧放大,而产品相反,单价会被分摊成较小的比重,这让产品更有条件选用最先进的材料和工艺,比如金属铸模成型,弹簧钢部件镀钛,全世界最小的无线充电线圈、电路防水涂层等应用,这些spire中的加工方式都是建筑设计中可望而不可求的。

作为建筑,经过几十年完成使用者从质疑到接受的过程是很平常的,而在产品设计中却不同,产品自身要在30秒甚至更短的时间内说服来自不同背景,不同年龄层面的消费者决定购买是一件很难的事。作为创业公司,说服投资者签大额支票也很不易,得到gmail发明人、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亦或是Facebook创始成员等等的支持是spire的幸运。所以从建筑设计到产品设计并非只有空间尺度上的转换那么简单。

目前这个产品已经处于量产阶段,最近被 Smithsonian museum 提名了National Design Awards 的奖项,也得到了包括苹果公司在内的很多好评,但是我们希望走的更远,不光是将建筑温暖绿色的感觉带入产品中,我们还在着手将文化和科技产品结合起来,下一个阶段将更有趣。

 

▲ 可穿戴设备Spire

 

在硅谷的时候,我有幸见识了很多会在未来5年市场化的产品样机。看起来那些在科幻影片里出现的设备将会以惊人的速度融入日常生活,改变我们习惯的生活模式。我在读书时一直认为建筑和城市可以改变人的生活方式,但是现实却是科技让世界变化更快,而且会越来越快。也许建筑还没建好,规划还未完成,大家的生活方式已经被改变了:如果医生都通过 Google Glass为病人看病,医院就不再需要那么多的候诊室;Google 配送车让人们不再需要去零售店。在建筑师们还在讨论文化历史底蕴的时候,是否也应该探讨一下这些科技有可能带给每个人的全新生活方式?

 

有方:最近在做有趣的项目的同时,是否也出于某种原因,做另一些无趣的项目?

赵曌:我和我的合伙人从不视设计为谋生手段,我们的团队十分精简却高效,在先今大背景下,整个团队的灵活性是十分重要的,所以我们从不需要做我们认为无趣的项目,这个状态十分难得。

 

▲北京温榆河大桥

 

有方:最近在自己的业务上你觉得最烦的事是什么?

赵曌:只能说2年前曾经为“我是谁,我要去哪”的事烦过,不过最近感悟到没有方向就是方向,这让所有烦思都得以理顺,就像之前提到过的,只有跳出去,才能不被表象烦扰,就好像治标治本的关系,治本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会很艰难。

 

有方:最近在集中琢磨什么问题?

赵曌:如何舍己从人。要有敬畏之心。

 

有方:最近读的最有趣的一本书是什么?

赵曌:在读《道德经》,刚开始学习,有点难。

 

有方:最近一次旅行去了哪里?

赵曌:很久没有以旅行为目的的旅行了,两周前去了最近很有名的东莞,进行了代工厂5日游,由于所有的东西对我来说都是新鲜的,看PCB生产线都觉得有意思,就算是旅游吧。在工厂的闲聊让我对经济现状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有方:最近有没有新发现某位很有趣的建筑师,对你特别有启发?

赵曌:刚过去的世界杯决赛主裁判。

 

有方:最近哪个建筑议题最让你关注?

赵曌:各圈都是名利场,踏踏实实在实现自己理想路上一步一个脚印的人尤为珍贵,所以很多人让我十分敬佩。

 

▲ 廊坊文化中心

 

有方:你觉得最近建成的最糟糕的建筑作品是哪一个?

赵曌:满眼都是,用一位师长的话说“没有灵魂”。用心做得建筑凤毛鳞角。

 

有方:最近哪件社会议题最让你关注?

赵曌:集体移民。据传拥有千万及以上资产的家庭50%正在准备移民或进行移民申请,在“精英”阶层集体半条腿迈出国门,随时准备跑路的时代,建筑师能做点什么?

 

有方:最近除了设计外,花最多精力的活动是什么?

赵曌:用各种方法训练自己可以自由地放弃对思维和各部分身体的支配。

 

▲ 世界草莓大会展览中心

 

 

建筑师简介

赵曌

1999年入读中央美院建筑系,后加入MAD;2004年大学毕业,2007年与温子先创立DADA至今。6年来,DADA中标规划了150平方公里的北京北部新城区,包括未来科技城、小汤山、大望京等;建成的建筑项目包括草莓会议中心、京承高速旁300米的桥、廊坊办公楼群等。2012年在建筑设计的同时参与创立了硅谷可穿戴设备公司spire,2014年被提名美国白宫项目 national design award 中的人民设计大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由建筑师提供。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