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在做什么27 | 众建筑:无趣是我们的工作标准之一

编辑: 刘畅 | 2014-07-02 13:49 | 分享  

▲采访时间:2014年6月

 

这次我们采访的是由何哲、沈海恩和臧峰在北京创办的众建筑。他们说,无趣从某种意义上是他们的工作标准之一,而且相比是否有趣,他们更加看重项目必须能够改变人们的固有认识点。

与此同时,一直在改行的众建筑最近在做产品设计,开发“众产品”。他们用产品设计的角度来看待建筑设计,也用建筑设计的思路来设计产品,并开始开发介于两者之间的建筑(或产品)。

 

有方:最近在做的最有趣的项目是什么?

众建筑:我们目前进行的项目有:可移动家具、办公室隔断系统、内盒院、可变室外顶棚、某四合院改造设计、某办公楼设计、某商业综合体设计、某住宅小区设计、某别墅区设计。

基本上我们所有的项目都要求必须有能够改变人们的固有认识点,但这不是以是否有趣为标准的。或许最终的结果会让人觉得很有趣,可它们却都是依靠理性的分析、探寻真正的问题、提出创新的解决方案这个过程得出的。

例如内盒院,最初的问题是希望在保护四合院的同时能够提供舒适的使用空间,要解决老房子的防潮、保温、密闭、隔音较差,设施不齐等问题,还要考虑胡同中的运输,施工,及对周边居民影响等问题。最终的解决方案就是在老房子中放置一个保温、密闭性等各方面性能都非常好的新房子,对老房子仅作最基本的维护。新房子在工厂预制完成,附带内外装修和管线,在现场仅需最简单的拼装即可。

 

▲内盒院效果图

 

有方:最近在做有趣的项目的同时,是否也出于某种原因,做另一些无趣的项目?

众建筑:从某些角度讲,无趣是我们的工作标准之一。

原因是虽然有趣的好处是好玩、与正常的不同、独特。但同时却也意味着偶然、较少负责任、想当然、浪费与成为回避他人质疑的借口。反而无趣可以排除以上各种偶然主观的因素,以最客观的方法来面对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确保设计的真正有效与公平。

在每个人都声称要做有趣事情的时代,有趣已经不再是创新的动力。对设计、对事情的判断应从是否有效,是否是真的创新,是否客观,如何影响到他人等角度来看待。

 

有方:最近在自己的业务上你觉得最烦的事是什么?

众建筑:分身乏术,同时还要协调项目数量与团队规模。


有方:最近在集中琢磨什么问题?

众建筑:一是工业化。

工业化与建筑,工业化与社会,工业化与文化,工业化与传统。
当代中国为什么一方面严重依赖工业化,靠其振国兴邦,扬名立万;另一方面却在社会文化层面上将其隐形,仿佛人们的精神生活、社会的文化事务与工业(制造业)都毫无关联,这种断裂仅在炫耀实力的时候稍有弥合。
我们的工作都试图让工业化再次回到人们的眼前,工业化同样可以来讨论文化,来联系传统,来满足精神的要求。而非必须要回到纯粹自(yuan)然(shi)时才能想这些问题。

 

▲三千渡效果图

 

▲三千渡照片

 

▲千渡馆

 

二是建筑/人与地。

就某时期而言,建筑与土地的关系是固定的,这也导致了人与土地关系的固定,多数社会/经济问题都与此相关。
我们的工作,如“内盒院”,“圈泡系列”,“三轮房车与三轮公园”都试图解开这个固定的关系,让建筑与土地脱离,不仅是产权结构上的脱离,更是物理结构上的脱离。建筑可以私有,但土地应是公共的,这样土地才能真正回归公共资源的本貌,在土地与建筑之间出现一个弹性空间,来解决原先又臭又硬的社会/经济问题,容纳更加丰富多彩的设计和与之相应的生活出现。

 

▲圈泡系列

 

▲三轮房车

 

有方:最近读的最有趣的一本书是什么?

众建筑

A.设计书籍《为真实的世界设计》
作者: [美] 维克多·帕帕奈克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美国设计理论家维克多·帕帕纳克(Victor Papanek)最重要的著作。书中他强调设计应为大众服务,并应该认真考虑地球的有限资源使用问题。

B. 描写全球新兴国家地区局面的书籍《一炮走红的国家》
作者: 鲁奇尔·夏尔马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副标题: 探寻下一个经济奇迹
原作名: Breakout Nations In Search of the Next Economic Miracle
译者: 常世光
这类书籍能让我们明白现在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去理解未来的全球政治与社会。

C. 偶像派科幻小说《分歧者》
作者: [美]维罗尼卡·罗斯
出版社: 四川文艺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
译者: 王明达
这本书一定不是好的科幻小说,但需要习惯阅读科幻小说,习惯去看别人怎么设想未来。

 

▲《为真实的世界设计》/《一炮走红的国家》/《分歧者》(网络图片)

 

有方:最近一次旅行去了哪里?

众建筑:纽约,芝加哥

 

有方:最近有没有新发现某位很有趣的建筑师,对你特别有启发?

众建筑:Joao Filgueiras Lima(Lele)(1932-2014)
刚刚过世的巴西建筑师。他的设计工作一直针对建筑的合理性和工业化、预制化,这也是我们目前感兴趣的方面。
巴西这个国家的制度与社会环境令人好奇,已将现代主义作为传统来对待,诞生了很多现代主义建筑设计大师,有Lucio Costa,有Oscar Niemeyer,有Lina Bo Bardi,,有Paulo Mendes da Rocha,还有 Joao Filgueiras Lima。

 

▲Joao Filgueiras Lima作品

 

有方:最近中国建筑界哪种现象最让你反感?

众建筑:虚假的文化诉求。
以前的情况不了解,但现在的中国社会文化始终被一对坏问题围绕:为什么是别人的文化来侵蚀我们?为什么不是自己的文化去影响别人?
这对问题导致了两种倾向:一是封闭,为了抗拒别人的影响,先把自己封闭起来;二是考古,为了建立影响别人的文化,从老祖宗那里寻求支持,所有的智力都用来寻根探祖了。

这类地域主义(或曰民粹主义)的倾向蔓延在整个社会之中,无论是普通大众还是社会精英,他们对地球上的其他文化采用简单(甚至粗暴)的敌对态度,他们的思考都不需要任何责任感,与现实无关,与未来更无关,如同海市蜃楼,是虚假的诉求。

 

有方:你觉得最近建成的最糟糕的建筑作品是哪一个?(或:你最讨厌的甲方是什么样的?)

众建筑:不以任何形式考虑现实,一味结合历史文化与所谓时尚形体的设计是最糟糕的,一味粉饰未来的设计也是最糟糕的。


不尊重设计师,更不尊重设计的甲方是最讨厌的。

 

有方:最近哪件社会议题最让你关注?

众建筑:陈升“上厕所不关门”事件、香港女童当街小便事件,没想到现在不同人群的文化歧视还这么严重。这个社会还是应该多一些宽容,给所有的群体。

 

有方:最近除了设计外,花最多精力的活动是什么?

众建筑:微信。除去当面讨论之外,微信现在是我们三个人之间讨论问题的主要方式。

 

有方:最近有没有对建筑设计感到困惑、厌倦,想过改行,改做哪一行?

众建筑:我们一直在改行,因为我们还在做产品设计。我们经常用产品设计的角度来看待建筑设计,用建筑设计的思路来设计产品,并且现在开始开发介乎于两者之间的建筑(或产品),例如内盒院。
“众产品”是我们产品设计的品牌,给不同品牌设计家具、灯具、餐具,同时我们自己还卖我们自己设计的家具产品。做个小广告,有兴趣的话可以查看www.peoples-products.com。可以说因为始终在改行,所以从未有困惑。

 

 

建筑师简介

众建筑

由何哲、沈海恩和臧峰在北京创办的创新性设计的合资公司。团队成员来自海内外,包括建筑师、工程师和规划师等。

“设计为大众”是“众建筑”思考的起点和终点,他们认为建筑设计首先应当能被大众理解,其次应当积极策略地参与到构建大众文化的过程当中。众建筑在全球经济、国际流通、大规模生产、大众市场以及网络社会中审视和寻找设计创新的可能性, 并希望最终达到“设计影响大众”的目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由建筑师提供。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