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史建访谈:保护院落肌理才能抑制无序扩张

编辑: 刘畅 | 2014-12-11 19:30 | 分享  

▲建筑评论家、策展人,有方合伙人史建

 

编者按

10月29日至11月28日,“城南计划——前门东区2014”展览在北京天安时间当代艺术中心举办。《周末画报》对包括有方合伙人史建在内的参展事务所进行了深度采访,并以《旧城重生》为题制作发表了6个版面的专题。本文为《周末画报》史建访谈文字记录,谈到了有方作为学术研究机构参与此次展览的研究思路,以及有方团队针对“旧城改造”的态度和观点。基于版面原因,此访谈记录未在《周末画报》完整呈现。有方特重新整理发布如下。(以下问答中,《周末画报》简称“画报”。)

 

画报:为什么想要从逆向来对前门东区进行历史梳理?
史建:我们希望从最微观的角度入手,通过详尽、反复调研,尽可能了解完全真实的状况,并回逆到清朝、明朝,研究前门东区胡同空间演化的独特规律。


画报:在前门东区的改造中,最应当遵从的规律是什么?
史建:对于前门东区来讲,保护院落肌理是其改造的基本规律与底线,只有确立院落肌理保护这样的基本原则,才是保护城市活力的基点。而只有当院落肌理得到保护时,新设计才可以得到可控的植入。


画报:为什么您提倡院落肌理保护?
史建:院落肌理的保护实际上是对无序扩张的抑制,从而限制了新项目在区域中无限度的发展。当院落肌理得到控制,区域才会恢复其丰富性。


画报:在我们之前的旧城改造中曾有过怎样的误区?
史建:开发者渴望榨取尽可能多的空间价值;保护主义者认为不能动旧城的一砖一瓦,但是旧城不仅属于原住民和开发者,改造的目的其实应当是将其变为所有人可共享的遗产。


画报:在我们这些年的旧城保护史中,大的社会环境有着怎样的变化?
史建:这些年随着经济的发展,我们已经进入到相对从容和成熟的新时代了。虽然对旧城改造依然没有非常理想的解决方案,但只要旧城的历史框架还在,没有被钢筋混凝土化,就还有新的可能性。


画报:您认为新设计应当以怎样的方式植入旧城的改造?
史建:设计虽然能改变很多东西,但它并不能成为城市更新的“万能药”。在旧城改造中一定要涉及其空间历史演化的丰富性,而并不仅是通过设计试图复原某一段历史的真实。


画报:旧城改造中最需要避免的问题是什么?
史建:旧城改造中最忌讳大规模和一次性的改造,因为空间设计的不可逆性,如果大拆大建之后再发现问题就来不及了。


画报:民众将如何参与到这样的改造中?
史建:其实在改造中民众的力量是非常重要的。当个人的力量、民间组织的力量被调动,城市的丰富性自然就能体现出来。

 

《周末画报》专题版面

 

 

《周末画报》

采访 张凡、周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0 0 717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