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在做什么118 | 董功:专心做房子

编辑: 张远博 | 2016-06-24 13:47 | 分享  

▲采访时间:2016年5月

 

董功,直向建筑创始人。与大多数建筑师一样,“忙”也是董功的常态。我们当然无法忘却去年“最孤独的图书馆”在社会层面引发的关注与争议,提起此事,董功并不介怀,“我专心做自己的房子,媒体说什么我也管不了”。忆起学生时代,董功难免意气风发,不拘小节的“课外教学”,成为他艺术认知的启蒙;而研究生导师的研究方向让他持续思考着光与建筑的“化学反应”,”光与我们生存的时空有着某种潜在的关系,它能够给空间带来特殊的力量”。

 

有方:最近在做的项目是哪些?

董功:最近在做的项目分两大块:一块是正在设计中的,比如在福建一个海边的村子里改造一个老船长的家,在三联海边图书馆后面做一个餐厅,以及太原的一个村史美术馆、北京前门的 PAGEONE 书店等等;另一块是在施工中的项目,包括北京白塔寺的一个大杂院改造,苏州园博会的博物馆和球幕影院,阳朔的阿丽拉酒店,798的木木美术馆改造,深圳坪山区的美术馆和展览馆,等等。

 

 

▲苏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展馆

 

▲苏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展馆·草图

 

▲海边咖啡厅·模型

 

▲海边咖啡厅·草图

 

▲北京白塔寺四合院改造·模型

 

▲北京798木木美术馆

 

▲北京798木木美术馆·草图

 

▲阳朔ALILA度假酒店·场地

 

▲阳朔ALILA度假酒店·模型

 

▲阳朔ALILA度假酒店·草图

 

有方:和过往比,最近做的项目有哪些新的思考或尝试?

董功:前几年我们接触到的项目基本上都在郊区或风景区,最近两三年开始进入城市了。在一个空旷的地景上设计一个房子和在一个连续的建成脉络中设计房子很不一样,甚至出发点和逻辑都有差别。前者更多的是探讨空间和自然的某种关系,包括地质、河流、天空、树木等等,而后者却是空间和社会、城市,和人群的关系。

 

▲重庆桃源居社区中心

 

▲重庆桃源居社区中心·草图

 

有方:当项目进入施工阶段,你去现场的频率如何?通常会遇到什么问题,又是如何解决的?

董功:我们每个项目都有驻场建筑师,天天和工人在一起。所以我去现场的次数就视情况而定。我们事务所一共二十几个人,目前有四、五个建筑师都在外面。每天晚上我都在微信里接到现场的进展汇报日记和相应的照片。至于问题,每天都会遇到,这就是盖房子这件事的一部分。大多数普通问题是通过驻场建筑师的现场沟通解决的,在这个过程里我会帮他们把握方向,提出我的意见。但有些问题是需要我来直接面对的,比如前一周,在一个正在施工的项目里,运营方希望将我们设计的所有户外平台灰空间封闭起来,当作运营空间。要真兑现了,设计也就毁了。类似这些事,需要我和业主的相对高层的管理者沟通解决。谢天谢地,这件事后来解决了,运营方收回了主意。

 

▲阳朔ALILA度假酒店·施工现场

 

▲北京白塔寺四合院改造·施工现场

 

有方:当下面临的最大的困惑是什么?打算如何解决?

董功:最大的困惑是没有闲工夫。一直希望能有余力干些设计之外的事,比如花一段时间出去走走,和目前每天的生活能有个距离。至今还没有太好的解决的办法,好像短期内也很难找到。

 

有方:你之前做的三联海边图书馆,以“最孤独的图书馆”之名引起社会层面的关注和争议,对于这种提法,你怎么看待?

董功:我专心做自己的房子,媒体说什么我也管不了,媒体对我们的作品有出自他们视角的解读,这很正常,也不存在对错,虽然这些解读也许与设计本身无关。这个事件对我们谈不上造成什么困扰,和我们同时进行的其他项目相比,图书馆这个项目在设计过程中也没有被特殊对待,只是没想到会引起如此大的关注与争议。

 

▲三联海边图书馆

 

▲三联海边图书馆·草图

 

有方:很多建筑师耻于谈情怀,认为商业是建筑师的天然属性,你怎么看?或者说建筑是一种产品吗?

董功:我一直认为只有建筑是建筑师的天然属性,这与建筑的类型无关,商业建筑也可以做得很好,关键是看怎么做。“产品”也不是贬义词,产品设计也同样可以充满智慧,同样感人。这种笼统的定义名词都会抹去事情里的丰富性和差异性。

 

有方:如何看待建筑设计行业现在的处境?打算怎么应对?

董功以前建筑这行特红火的时候,我们也没觉得好的不行了,现在大局势凉下来,我们也没感觉到不好。事情就是一件一件做吧,想着每次能做得更好一点就可以了。

 

▲董功工作状态

 

有方:当下建筑环境下,你认为哪些不为人所关注的建筑实践领域是值得挖掘的?你又怎么看待“乡建”这股潮流?

董功:这个时代,媒体无孔不入,大概不存在“不为人所关注”的领域了吧。“乡建”也是个大名词,其实每个涉足其中的建筑师也许自身的想法都不同。我更愿意在具体的情况下讨论这个问题。

 

有方:最近读的有趣的书是什么?简单阐述理由。

董功:正在读单士元先生写的《故宫营造》,一本闲书。喜欢去故宫、颐和园之类的地方。小时候家里大人就经常带我进去溜达。现在我还是会经常去,没事就去。好多设计的想法都是闲溜达的时候琢磨出来的。因为爱去这些地方,所以也会翻翻相关的书。

 

▲《故宫营造》封面

 

有方:最近一次旅行去了哪里?

董功:五月份刚刚去了趟欧洲,其中在柏林和刘东洋老师看了辛克尔和贝伦斯的几个房子,收获不少。

 

有方:最喜欢或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建筑师是谁?

董功:这种问题最难答。很难说是哪一个人。上学的时候就是那一票人,康、柯布等等。现在有点杂,有些时候某一个房子对我会有很大启发。前两天仔细看了伍重的 Bagsvaerd教堂,觉得非常有意思。

 

有方:最近有发现对你特别有启发的建筑师吗?为什么?

董功:我觉得国内有想法,认真做事的建筑师越来越多,很多更年轻的建筑师做出来的东西,看着已经很有内容了,这是好事儿。但建筑这件事需要坚持往下走,时刻保持清醒,时不时再自我批评一下。

 

有方:上学时,哪门课让你最有兴趣,为什么?

董功:我们上学的时候,有个美术小组,老师是周宏智、程远、石宏建。学生有王辉、兰闽、孙煊、张轲、华黎等等一帮人。不按年级,凭兴趣。老师教的也不是课堂上的素描水彩,放开了画。我们那时候好多人用蛋彩,因为好控制,不用太讲技巧。每周日,骑车去清华周边的村里、林子里、河边什么的,一蹲一下午。画完了一般就找个小馆子喝啤酒、吃炒土豆丝、侃大山,和画画有关无关的都聊。现在想,那段日子对我挺重要的,算是对艺术认知的启蒙吧。另外就是这帮人,都成了很亲的朋友。现在隔三差五还要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每次都醉得第二天忘了头天晚上怎么回的家,还是很开心。

 

有方:你的不少建成作品都很重视光与建筑的关系,这和你在校导师的研究方向是否有关?

董功:他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光与建筑的关系,实际上最终还是人与建筑的关系,这是我看重的。光与我们生存的时空有着某种潜在的关系,它能够给空间带来特殊的力量。

 

▲海边教堂·正立面

 

▲海边教堂·室内空间

 

▲海边教堂·草图

有方:毕业后工作中第一个教训是什么?从中学习到什么?

董功:在芝加哥的第一份工作,一上来就做一个竞赛。我那时候也不懂美国的建筑设计公司是怎么运作的,老板又让我领头带队伍,最后交图一团糟,我完全没有协调大家工作的意识,就顾自己画,团队被我弄得手忙脚乱,竞赛也没赢。建筑是一个人和人之间配合才能完成的事情,小到团队,大到项目里各个合作方的配合。建筑师要有领导和配合各方的意识。

 

有方:在美国的实践经历,是否影响到直向的运营模式及设计风格?从小事务所的运营出发,美国与国内的建筑实践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董功:一开始有,可以说是在吃美国时期的老本,运营模式、设计方法、工作模式(与同事交流、与甲方打交道,等等)几乎都是延续美国的那一套,后面,我们慢慢根据本地情况作出调整,8年间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国内现阶段貌似机会很多,中国被认为是全球最活跃的建筑市场,但是能出好建筑的机会实际上依旧有限。一旦进入实质性的操作中,各方面困难仍然很大。对于刚刚起步的年轻建筑师,需要注意到这点,然后要保持清醒的状态,别被压力和诱惑迷失了方向,这行没什么捷径。

 

有方:最近哪件社会议题最让你关注?

董功:微信、微博的时代,每天都有新的议题产生,但持续时间一般也不过两三天。

 

有方:最近除了设计外,花最多精力的活动是什么?

董功:今年春天又在清华教设计课了。挺花精力,不过挺享受。三年级的学生,很多想法很直接,也很新鲜。有时候给学生讲着讲着,有些问题自己也觉得比以前清楚了。

 

有方:送句话给刚刚入学的同学吧……

董功:做好准备,建筑是门苦差事.......关键是你真的喜欢干这件事。

 

建筑师简介

董功

直向建筑创始人。获得清华大学建筑学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后留学美国,获得美国伊利诺大学建筑学硕士学位,其间作为交换学生在德国慕尼黑理工大学建筑学院交流学习。留美期间先后工作于 Richard Meier & Partners 和 Steven Holl Architects。回国后于2008年创立直向建筑事务所,事务所及其作品曾多次被重要媒体发表,并获得诸多国内外奖项。2014年,董功被聘为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设计导师。事务所代表作品:三联海边图书馆,重庆桃源居社区中心,鲅鱼圈万科品牌中心,天津张家窝小学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由建筑师提供。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