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隈研吾:两个月完成奥运场馆设计的秘密

编辑: 张远博 侯岳(实习生) | 2016-06-07 18:02 | 分享  

dh kengo 1

▲隈研吾,采访时间:2016年6月6日,英日双语采访

 

编者按

6月6日17:30-18:30,“隈研吾:建筑师的造物之心”讲座在深圳前海壹会举行,由前海壹会与有方联合主办。讲座中,隈研吾一一介绍了自己此前设计的一系列非建筑作品:为巴哥犬设计的家、“站起来的笔”、枯山水地毯,等等脑洞大开的灵感之作,令人应接不暇。其间,他否认了做产品设计是其打造个人品牌计划的一步,并表达了自己对于建筑与产品设计关系的认识:“无论建筑,还是产品,我感兴趣的始终是材料,同时,做产品与做建筑设计也能相互激发出特别的灵感”,最后,他不无欣喜地提及最近的计划:用布做建筑、用木头做房车,令人无限期待。

 

dh kengo 2

▲“隈研吾:建筑师的造物之心”讲座现场

 

下文为有方隈研吾专访:

我感兴趣的始终是材料

 

有方:你在讲座中介绍了很多你设计的非建筑作品,其中提到,建筑设计的思考方式给你进行这些设计带来不少灵感,所以你在两个领域进行设计的理念是相通的么?不过,毕竟尺度不同,关于其他领域的设计,你是否会像建筑设计一样有一个完整的流程?

隈研吾:所有的设计都是相通的,过程也相似。很多时候,设计一些小东西,比如家具、首饰之类,也很费时。对于每个项目,无论建筑或非建筑,我们都会很用心地去推敲材料、细节、功能、人与物的关系,等等方面。每做一个方案,我们都会首先确定材料,再根据它的特性来决定方案的走向,并非等到设计做完了,再决定用哪种材料来“装饰”。这个过程,跟建筑设计非常相似。虽然需要花费一些时间,但是我很享受这个设计的过程。因为,通过对这些小物件的设计,我可以更加了解很多材料的本质、特性与用途。这些想法可以接着被运用到更大尺度的建筑设计中来。

 

有方:讲座中有一处有趣的讨论,关于狗之家。你提到,最初巴哥犬对你设计的“家”很排斥、甚至害怕,但熟悉过后却甚是欢喜。所以,你开始设计的时候,有研究过巴哥犬的生活习性么,设计的出发点又是什么?

隈研吾:这个设计开始于木材。我认为,狗和木材之间会发生很有趣的关系。木材不像其他工业用材,譬如钢铁之类的金属,抑或玻璃那般冰冷。基于我对狗的理解,它应该会更能接受这种材料。人和动物有很多相似之处,用同理心去揣测狗的喜好,同时又要足够谦卑,来满足它们的要求。同理,不仅对其他动物,所有的设计中,建筑师都应该谦恭地去聆听使用方的需求,以此达到建筑师和他者(the others)融洽的关系。

 

dh kengo 3

▲隈研吾为巴哥犬设计的住宅

 

我厌恶针对专业人士的写作

 

有方:你在书籍出版这方面从未间断。我们都知道,建筑师通常很忙,因此抽出大块的时间读书和写作是比较困难的。你是如何保持写作并做到每一两年都可以出版新书的呢?

隈研吾:基本上,我所有的写作都是在飞机上完成,而非我的书桌。在事务所,我的同事、员工总会过来讨论项目,或者开会、见客户。每天忙忙碌碌,被各种讨论和交流所围绕,没有时间可以静下心写作,甚至没有时间进行思考。一旦当我离开东京,登上飞机,我就拥有了思考和写作的时间。而且由于我出差频繁,每个月都去中国2次、美国1次、欧洲1次,所以每周都会出国1次,就像“住”在了飞机上。正是这样,我可以有足够多的时间用来思考和写作,一年下来就可以完成一本书。

 

有方:这样的话,你的写作就是断断续续的,如何连接成章呢?

隈研吾:我的思考方式就是断断续续的,所以并不需要很长的时间把所有的想法拼凑在一起。每一次出差,就会有一个想法。然后累积起来,就是一本书。

 

dh kengo 4

▲隈研吾《十宅论》封面

 

有方:你的著作,如《负建筑》、《十宅论》和《自然的建筑》在中国被广泛阅读。很多读者感觉你的书都写得平易近人,不像其他的建筑书籍那样晦涩难懂。所以,你是用大众文学的方式来进行写作的么?你是否抱有这样的目的:希望更多的、非建筑专业的人也可以阅读并理解你想表达的建筑想法?

隈研吾:有很多建筑师是针对专业人士来进行写作的,但是我厌恶那种方式。在我看来,建筑应是文化的中心。建筑应面向所有人敞开,建筑的写作也应面向所有人敞开。所以我的写作方式,总是会考虑到大众阅读的水平,因为我希望跟他们交流,他们的生活中不能缺少建筑。建筑不能与社会脱节独立存在,建筑师也一样。

 

自下而上的设计是成功的秘籍

 

有方:近几年你接到不少大项目,过去一年中,更是由于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场馆的设计而被广泛关注。这也是你的事务所接到的最大尺度的项目,并且是首次设计运动场馆。在扎哈的方案被否、你参赛并中标这很短的一段时间里,你是如何完成整个设计以达到政府、建筑界、和民众的期望的?

隈研吾:对我和我的事务所来讲,那是段艰难的时光。去年9月份,竞赛被公布。我们联同大成建设,一个结构公司,迅速组建了团队进行方案设计。团队人员众多,我对他们讲,只要有想法,就告诉我,我会聆听所有的想法和建议。这是一个自下而上的设计过程,在设计初期,我可以听到结构师、专注可持续发展的公司、景观设计师还有运动场馆设计专家的各种建议。接着,我会将所有的想法综合起来,并开始思考怎样的设计是最合理的。如果是自上而下的设计过程,我们就无法达到最后的成果。我有将近120个员工,这种自下而上的设计过程可以让其中每个人都有热情和动力去做方案,都可以感受到参与其中,这对团队工作很重要。我从不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他们,因为我希望可以汲取所有人关于项目的想法。也因此,我们可以短短两个月就把这个方案做出来。

 

dh kengo 5

▲隈研吾2020年东京奥运场馆竞赛中标方案

 

有方:在法国和中国开了工作室以后,你在国外的项目越来越多,你是如何通过理解当地环境和需求从而进行设计的?

隈研吾:我本人就被多种文化所影响,包括中国、欧洲的文化。我在横滨长大,家离唐人街很近,我经常去那边吃饭,并和那边的中国人做朋友。所以,中国文化是我接受文化的一部分。后来,在高中的时候,我接触到很多传教士,他们来自西班牙、法国、意大利这些欧洲国家,我父亲经常跟他们一起喝啤酒,这是个很有趣的经历。

于我而言,日本文化不是独立出来的,所有的文化都融合在一起,塑就了我的世界观。所以,当我在法国做设计的时候,我并没有感到身在外国,就跟在自己的国家是一样的,在中国也是。

 

 

采访

侯岳(实习生)

摄影

李菁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由建筑师提供。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2 0 1563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