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纪达夫:购物中心永远都不会死

作者: 李菁琳(有方) | 编辑: 李菁琳 | 2016-10-21 11:38 | 分享  

导语:楼群向上生长,城市扩张无远弗届。未来中国的城市形态将如何发展?中国的土地政策怎样影响城市模式?购物中心能否在电商围剿中重生?有方专访全球超级建筑设计公司之一的Aedas主席纪达夫(Keith Griffiths),关于这个时代,城市的新陈代谢,建筑形态的生与死。

 

人物档案:纪达夫(Keith Griffiths),Aedas主席和创始人。Aedas是全球七大国际建筑事务所之一,项目设计经验涵盖综合体、商业零售、办公楼、酒店、基础设施、城市设计与总体规划等。为人熟知的作品包括:香港富临阁、新加坡Sandcrawler、北京新浪总部大楼、大连恒隆广场和苏州西交利物浦大学行政信息楼等。

 

穿着黑色衬衣的纪达夫,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谈论起自己手上的工作,眼神里依然充满着干劲。他带领Aedas深入亚洲市场35年,对这个市场的未来有着独到见解。2016年10月17日,他在CTBUH2016国际会议“高层建筑与城市人居环境”分会发表了题为“城市枢纽”的主题演讲。在之后的专访中,他跟“有方”分享了Aedas对城市发展契机的把握,尤其是对中国市场的敏锐观察。

 

1keith 1

纪达夫在CTBUH2016国际会议上发表主题演讲。

 

中国其实是最早出现建筑综合体的国家

纪达夫曾经预测过高密度城市模式,中国特殊的土地政策正在把这种预测变成现实。

 

有方:Aedas目前在公众面前谈论最多的就是高密度城市发展模式,这种模式是针对亚洲城市发展的一种提案,还是全球城市发展的趋势?

纪达夫:这其实是我很久以前对城市发展作出的一种预测,这种预测现在已经在中国开始实现。实现的原因主要是中国特殊的土地政策,中国政府在2004年至2016年间提出的规划方案是希望城市划分区域发展,那么每个分区会选取一个中心点作为城市枢纽(city hub),一般会选取有大型公建设施的地方来建成这个城市枢纽,例如地铁所在地。

 

1keith 2

纪达夫一边回答问题,一边起身指向窗外的建筑群。

 

以深圳为例子,我们现在看到的窗外这片区域,将来就很有可能发展成为城市枢纽,因为它与周边区域的连接是很强的。而你看到的外面这两栋有些鹤立鸡群的高楼,将来会变得很普通,因为它们旁边会建成很多和它们相似的高楼,整个区域会是一片高密度的中心枢纽区。

 

有方:建筑都应该向上生长,城市中心最后都会变成高层建筑群,那么公共空间与开放绿地的是不是也只能跟着向上生长?

纪达夫:在中心区出现了很多高楼以后,地面就没有足够的位置创造大片的城市开放空间,因此需要向上提升,在不同层次的高度创造开放空间。同样,在高楼变得密集以后,高楼之间也需要有天桥进行连接。以香港中环为例,高楼之间通过天桥进行连接,容积率达到了18;深圳这片区域的容积率只有10,所以完全有潜质发展到香港容积率18的程度。当这么多高楼出现以后,仅有地面的连接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在天桥、天台,以及地下进行连接。

因此,我提出的这种高密度城市发展模式,可以总结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当城市第一中心发展饱和以后,势必会开始发展第二中心;第二部分,这个时候高楼的形态也会发生改变,高楼之间会出现连接性的天桥;第三部分是由于年轻人喜欢住在市中心,60岁就退休迁往郊区居住的人也在变少。

为了满足留在市中心的人们多样化的生活需求,高层不应只有办公或居住某一种单一的功能,而应该变成多功能的建筑,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综合体。中国其实是最早出现综合体的国家,这种建筑形态在别的国家都没有。

 

大型综合体走进二三线城市

最近,Aedas的大型综合体设计开始从香港等一线城市深入到中国内陆的二三线城市。纪达夫表示,在不同等级的城市里设计综合体,需要注意的事项也会有不同。

 

有方:Aedas目前在中国有多少项目?主要分布在哪些区域?

纪达夫:包括正在设计和正在施工当中的项目,大概有超过100个。分布在北方(包括西北、华北与东北)的项目大概占到30%,分布在东南方(包括东部沿海与南方,但不包括香港)的项目占到40%,剩下分布在西南方的项目占到30%。

 

有方:Aedas最近开始将大型综合体设计带入中国二三线城市,例如成都、长沙、南宁等,与进驻超级城市(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一线城市)相比,进驻二三线城市有什么不同?

纪达夫:首先,第一梯度城市在公建设施等各方面已经建设得较为完善,因此综合体与周边公建、交通等的连接(相较于第二梯度城市)会更为复杂;其次,第一梯度城市在娱乐等方面已经发展得比较成熟,因此在这类型城市里设计综合体建筑的时候,我们尤其需要注重考虑办公与购物这两方面的体验。例如深圳作为第一梯度城市,像腾讯这样的网络公司对办公楼设计的要求非常高。他们会要求楼层高度足够、有屋顶花园,还有完备的电梯系统。为了能够招揽到更优秀的员工,那么更好的办公环境也是必需的。而第二梯度的城市要求没有那么高,设计起来自然也会有不同。

 

有方:所以在第一梯度城市设计综合体的这套逻辑,放在第二梯度城市是不适用的?

纪达夫:在不同城市设计综合体的策略自然是不同的。不只是第一梯度与第二梯度城市规模区别的问题,每个城市之间的文化也是有不同的,比如上海和深圳就不一样,因此处理综合体设计也需要不同的策略。

 

通过设计来运营公司,而不是管理

Aedas一共有30个设计董事,包括纪达夫本人在内,每个董事都是设计出身。这个超级建筑公司没有单独的管理层,整个公司运作的方式就是通过设计来管理。

 

有方:面对每年如此多的项目,Aedas具体是如何运作的?作为主席和创始人,是如何管理这样一个超级建筑公司的?

纪达夫:与其他公司不太一样的是,Aedas是通过设计来运营整个公司的,而不是单纯的管理层。

我们公司一共有30个设计董事,每个董事都是做设计出身,手下会有一个20人的团队。在接到项目之后,通常由一个设计董事带领下属的团队来进行设计,然后另外一个团队负责监督、检查、提出不同的修改意见。这两个团队不一定是来自同一个地方,比如北京的一个设计团队可以和香港的一个团队来进行合作,一方设计另一方检查、提出修改意见。一个设计团队可能手上同时会有5个项目,那么这个团队就有可能同时在与另外5个团队在进行合作,整个公司的团队都以这样的模式进行工作,就会形成一个设计网络(design network)。

 

1keith-3

现场画起分析图的纪达夫。

1keith 4

纪达夫手绘的Aedas设计网络。

 

当设计网络形成之后,接下来就是如何掌控的问题了。我们的官方网站aedas.com上只有40个项目的位置,因此,如果你希望自己负责的项目能够上官网,那你的项目就必须足够优秀。我们每个季度会开一次会议进行评估,决定哪些项目足够优秀,可以继续深入或者放上官网。

 

有方:你是负责管理这30个设计团队的吗?

纪达夫:不,我也是30个设计董事之一。我也是做设计的,唯一不同的是我是单独的这个点,不是像其他人一样的组团(如下图)。目前我的手上大概有10个正在进行当中的项目。我运营团队的模式依然是通过设计,而不是单纯的管理。

 

1keith 5

1keith 6

工作中的纪达夫。

 

有方:你会亲自去工地查看自己负责的项目吗?有没有发现过什么问题?

纪达夫:我们的主要工作在设计阶段就结束了,因此不常去工地查看。

 

有方:据说Aedas员工非常多,具体总数是多少?对于一个超级建筑公司来说,项目遍布世界各地,一个项目从开始到结束具体是怎么工作的?

纪达夫:我们总共有1400个员工,其中650个在香港,300个在新加坡,100个在北京,40个在上海,80个在成都,150个在中东,其余的员工分布在伦敦、西雅图与洛杉矶。

以中型综合体项目为例,由一个设计主管带领6-8个员工进行设计。这个设计主管必须对项目所在地的城市特别了解,而另一个负责检查修改的团队主管,就必须对客户的要求很熟悉。

项目流程主要分成三个部分:规划(planning)、城市设计与文化考虑(urban design & culture relevance)、应用(appliance)。无论哪一个项目,设计团队都必须要满足来自三方面的要求:政府的、来自客户的,以及来自公众的要求。政府通常会在容积率与设计条例等方面有要求,客户会要求利润最大化,公众则会希望建筑是美的,必须要让他们满意自己正在使用的这个建筑。

 

1keith 7

纪达夫手绘的项目工作流程。

 

环境越艰难,对设计要求越高

虽然自2009年起,Aedas的年均产值涨幅越来越不明显,纪达夫依然对中国市场报有很大信心。他认为从今年到明年开始,情况将会好转。另外,建筑市场环境越艰难表明客户对设计的要求就越高,Aedas反而因此更容易收到青睐。

 

有方:Aedas是全球前七的大型建筑公司之一,这几年的产值情况如何,具体维持在一个怎样的水平上?

纪达夫:就过去6年来说,年均产值2亿人民币左右,其中65%来自中国,20%来自东南亚其他国家。从2009年开始,产值增长的幅度变得越来越小。

但我预计情况会在今年或者明年开始好转,因为2009年我们受到西方经济危机影响,2012年也受到中国经济减产的影响。不过从2016年开始到2017年,我们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地的项目呈现增长的趋势,包括在机场等公共建筑项目设计方面,我们也变得越来越纯熟。接下来的项目有深圳、香港的机场,以及珠海的港珠澳大桥等等。

 

有方:Aedas自2009年开始产值增长幅度越来越小,这几年中国建筑行业的大环境确实不如从前,这些是否也影响了Aedas?

纪达夫:在整个中国建筑行业当中,外资企业只占到其中的5%,即使受到市场的影响,也不会受波及太多。另外,由于外国设计公司具有技术支持、国际视野与文化经验等方面的优势,在市场环境越来越艰难的时候,客户反而会更愿意来找我们进行设计。因为环境越艰难,设计要求就越高。

 

旧城更新与科技园设计是市场未来趋势

根据Aedas接下来的项目计划来看,纪达夫认为旧城更新与科技园设计将是中国市场未来的两大趋势,而对于Aedas最擅长的商业综合体设计来说,网络购物的出现并不会阻碍这类项目的发展。

 

有方:Aedas未来的项目中心依然会放在中国地区吗?面对中国整个市场的大环境,请谈一下对城市未来发展的判断。

纪达夫:是的。

首先,在过去的9个月内,可以看到中国经济有复苏的迹象,在内陆城市尤其明显。其次,我们现在接到了很多关于城市再规划的项目,这和我们在2012至2013年间做的那些新城规划很不一样。这些再规划通常发生在一些已经建设得比较完善的城市,例如上海、深圳等,在深圳我们目前就有3个这种类型的项目,因此我认为城市再规划,或者叫旧城更新(Urban Regeneration)是未来发展的一大趋势。

另外一个趋势,我认为是科技园(Tech-Park)的设计。科技园的设计是如此特别,对土地、对项目各方面的要求都不一样,就像你们深圳的科技园一样。自2009年后,科技园项目设计的趋势一直在上升,大概也是跟现在网络发展越来越迅速有关。

 

有方:商业综合体一直是Aedas最擅长的设计领域,从刚才的谈话里可以得知,你现在对科技对IT话题也是十分关心,那么如今互联网购物(internet shopping)的出现改变了人们的消费方式,面对这种改变,Aedas在设计上有哪些思考和应对的策略?

纪达夫:网络与设计在每一个方面都是互相影响的。如下图所示,购物现在分为线上(online)与线下(offline)两种,你可以完全线上购物,完全线下购物,或者线上线下一起购物。

线上与线下购物产生交集的情况有很多种,你可以线上购物,线下实体店取货,也可以线下实体店购买,线上投递出去。现在很多快递公司在商场里面也会设置门店,因此现在我们在设计商业购物中心的时候,会更多地考虑零售,以及客户的试用、体验感。例如卖体育用品的商店,就一定会设置在运动场所附近。现在的商店已经不像以前那样需要大空间来存储货物,可能每个模特身上只需要一件衣服就足够。现在的商店,更需要的是经验化、社交化的零售方式,比如商场里有试衣体验的空间,还有一些室外的咖啡厅供人们聊天、欣赏风景。

 

1keith 8

纪达夫手绘的线上线下购物模式。

 

网络购物的出现不会杀死实体购物中心,只是我们需要在设计上作出改变而已。如何设计新型购物中心,满足人们新的需求,是我们最需要考虑的问题。

购物中心永远都不会死,因为人类是喜欢群居的动物,总会想要出门与其他人碰面,喜欢聚集在一起,这是人类的天性。早在3000年前的希腊,人们聚集在公共广场的场景就可以说明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喜欢在吃饭之前拍下食物的样子,上传社交网络,想要获得别人的关注,也是同样的道理。

 

采访:李菁琳

摄影:卡斯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新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2 0 1089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