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从十座展览馆看日本现当代建筑

编辑: 李菁琳 | 2017-08-28 16:00 | 分享  

编者按:日本现当代建筑寻踪·第16期(2017年11月3日-11月11日)将会到访众多日本现当代经典的美术馆与博物馆,其中包括勒·柯布西耶在日本的唯一作品国立西洋美术馆,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妹岛和世的新作品北斋美术馆,以及今年刚刚度过百岁诞辰的华裔建筑师贝聿铭设计的美秀美术馆。

 

好的房子自然不应错过,以下为本次建筑考察精选的十座必看展览馆。

 

国立西洋美术馆

建筑师:勒·柯布西耶+前川国男,1959年(旧),1979年(新)

0十座展览馆01

0十座展览馆02

0十座展览馆03

摄影:夏至

 

本馆由柯布西耶设计,1979年开放的新馆则是由前川国男设计。本馆是柯布西耶早期“可生长美术馆”概念的实现,建筑像是螺旋的贝壳一样可以向外侧无限增长,将来当需要扩建时,可以把原有建筑向外侧扩展。建筑平面是正方形,各边排列了7根现浇混凝土圆柱,它们在二层是与墙壁脱离开的独立存在。一层中央为天窗采光的通高大厅,现在成为了罗丹雕塑的展示空间。在大厅中,一层到二层通过坡道连接,游览者可以一边步行,一边欣赏雕塑。

 

1988年,包含地下在内,建筑整体与地基脱离,进行了大规模的抗震构造补强,以此来延长美术馆的使用寿命。

 

北斋美术馆

建筑师:妹岛和世,2016年

0日本展览馆 1

japan1002

 

北斋美术馆是日本著名建筑师妹岛和世的新作,于今年11月正式对外开放。美术馆场地周边为普通居住社区,建筑背对着一条高架铁路。面对此基地环境,建筑师采用了一种面向公园和当地居民开放的姿态,原本规整的建筑形体,被穿插于立方体块之中的几条三角锥形的缝隙切开。从而使建筑立面上呈现出来的尺度感与周边社区的房屋体量相当。通过各向贯通的廊道,美术馆地面层的报告厅、展厅与场地周边简单的步行环境融合在一起。缝隙在垂直方向上产生的体量变化,使得各层平面的分割方式随之发生灵活的变化。

 

美秀美术馆

建筑师:贝聿铭,1997年

0十座展览馆07

0十座展览馆08

0十座展览馆09

 

建筑物的近80%埋藏在地下,只留20%露出地面。这样做既解决了地形的制约和地上面积的限制问题,同时兼顾了建筑的抗震。但美秀美术馆并非是一座真正的地下建筑,原因是开挖地下空间是非常昂贵且缓慢的工程,同时对自然环境破坏严重。于是贝聿铭采取了先盖房子后填土的方法,最后种上与原始山林相适应的树木,这样在保证不破坏环境的同时,让建筑与环境天然合一。

 

其次为了解决交通又尽量不破坏山谷的地理环境,贝聿铭在两山之间建了一个长达200米的隧道,通过一座120米的吊桥将隧道与美术馆入口衔接起来。被称为“典型的优美如飘之造型,是映衬在自然景观之上的优雅的艺术品”。而隧道具有缓慢的曲线结构,使得美术馆的入口在最后才可以呈现在访客眼前,这种独特的设计更形象地体现了“豁然开朗”的意境。

 

铃木大拙馆

建筑师:谷口吉生,2011年

japan1003

japan1004

 

建筑由“玄关栋”“展示栋”“思索空间栋”,以及把它们连结在一起的回廊构成。在回廊的两侧是水庭院和玄关庭院。“水庭院”里充满了浅浅的水,“思索空间栋”像是浮在水面上一样,呈现出了静谧的空间氛围。“思索空间栋”的地面上下错开,形成了打坐的空间。

 

京都国立博物馆平成知新馆

建筑师:谷口吉生,2014年

japan1005

japan1006

japan1007

 

京都国立博物馆平成知新馆,由著名建筑师谷口吉生设计,在古典风格的建筑——明治古都馆旁设计一栋现代风格建筑。平成知新馆建筑主体结构以钢构造,立面分割配合建筑物长型的体量比例,将材质水平线与垂直线分割得清楚。整体建筑充满祥和宁静的禅意。

 

POLA美术馆

建筑师:安田幸一,2002年

japan1008

japan1009

japan1010

 

由于该项目位于日本富士箱根伊豆国立公园之内,因此在设计过程中特别仔细考虑了环境保护问题,尽一切努力做到与周围美丽环境的融合共存。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原有森林面积的损失,建筑物高度被控制在8米以内,并有意使建筑物隐藏于树丛之中。此外,为了确保美术馆的整体抗震性能,避免人员和美术作品遭受地震损害,美术馆的大部分建筑体量被安排在地面之下。该项目对于如何设计美术馆,使之应对自然并与环境相协调等问题进行了充分研究与积极探索,同时围绕“自然与光线”这一主题,为这个新型美术馆的存在方式提供了比较恰当的解决方案。

 

金泽二十一世纪美术馆

建筑师:SANAA,2004年

japan1011

japan1012

japan1013

 

SANAA希望创造出一个对每个方向都开放的美术馆,没有正反面的区别。金泽二十一世纪美术馆以玻璃作为圆形建筑的外墙,形成一个透明的圆形空间。不同形状的各个展示室独立地配置在圆形的馆内,像一个小型聚落一样。参观者不必沿着一个固定的路径,可以随机进入不同的展示室去观赏。

 

轻井泽千住博美术馆

建筑师:西泽立卫,2011年

japan1014

japan1015

japan1016

 

美术馆的外围张贴着曲面玻璃,馆内设计了四处中庭,内部空间没有被绝对分隔而是自成一体,室外灰色地面自然悠缓地延伸到室内。视线穿过种植有绿色植物的中庭,可以抵达天空,而分散布置在白墙上的作品可将人的意识拉回到建筑内。人们像是在森林中漫步一样在各个空间来回,感受到丰富的自然。

 

日本浮世绘博物馆

建筑师:筱原一男,1982年

japan1017

 

筱原一男设计的浮世绘博物馆,“离散”排布的几何图案实墙体在演绎着“混沌”的同时,也化解了方形体量的体积感。馆内藏品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都是日本屈指可数的。馆内收藏了亲笔画、古书籍、现代创作版画的10万余件藏品,从这些作品中能够了解歌舞剧、烟花港和江户庶民的生活。

 

法隆寺宝物馆

建筑师:谷口吉生,1999年

japan1021

japan1022

 

法隆寺宝物馆位于东京上野公园内,由建筑师谷口吉生设计。建筑主要由三个体量连接而成,玻璃大厅的幕墙和采用铁骨架支撑、细长的竖向窗格是对传统建筑中拉窗元素的现代化表达。建筑师在这里运用极其通透的建筑外表皮和扎实的建筑内核,创造出丰富的室内外空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欢迎转发,禁止转载。

投稿邮箱: 

2 0 4645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