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A致敬赖特诞辰150周年,一场盛大的展览开幕在即

作者: 李菁琳 | 编辑: 李菁琳 | 2017-06-05 13:44 | 分享  

0wright15001

 

提及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你或许会想起他的草原学派,想起教科书上的经典流水别墅,想起东京的帝国饭店,想起纽约的古根海姆博物馆......

 

这位被称为”美国建筑之父“的建筑师,与格罗皮乌斯、柯布、密斯一同被奉为上个世纪的四位现代主义大师。他多产、富裕,甚至有些自负。但不可否认的是,赖特之所以能成为建筑文化领军人,因为他改变了我们原有的建造和生活方式。在1114个由他设计的建筑作品中,有532个对美国建筑史具有改革意义。在他70年的建筑设计生涯中,赖特的远见卓识也为他赢来“最伟大的美国建筑师”的美誉。

 

为纪念赖特诞辰150周年,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以下简称MoMA)将于今年6月12日隆重推出他的个人大型主题展:Frank Lloyd Wright at 150: Unpacking the Archive。MoMA从去年夏天就开始宣传这场盛大的展览,从图纸、模型、画作到家具、布料、摄影,约450件出自赖特之手的作品将按照12个不同的主题/关键词展出,其中也包括很多未曾公开过的珍贵资料。

 

0wright15002

0wright15003

Wright's Liberty Magazine cover, 1926 

 

MoMA此次展览聚焦于赖特1890-1950年间的作品,将这位涉猎甚广的建筑师关于建筑理论、自然关怀、城市规划与社会政见等方面的研究,以一种选集式而非综合式的方法开放、辩证地呈现出来。借此机会,我们也得以重新梳理这位大建筑师的职业生涯,看他与沙利文决裂,开创草原住宅设计风格,看他如何从败坏的社交圈名声中重新站起,提出广亩城市概念,最后从美国中西部走向世界。

 

0wright15004

Wright's Rosenwald Foundation School in La Jolla, California, 1928 (unbuilt)

0wright15005

Wright's Raul Bailleres House in Acapulco, Mexico, 1952 (unbuilt)

0wright15006

Wright's Plan for Greater Baghdad, 1957-58 (unbuilt) – click for larger image

 

童年始于奔波

 

”赖特的童年经历对他后来的人生有着很大的影响。“

 

0wright15007

 

1867年6月8日,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出生于威斯康辛州的里奇兰中心区。他的父亲威廉·卡雷·赖特既是一名传教士又是一名音乐家,而他的母亲安娜·劳埃德·琼斯是威斯康辛州的老师。赖特的童年是奔波的,在他们定居在麦迪逊之前,他一直跟着父亲,随着父亲工作岗位的调动而不断搬迁。

 

1885年,父母的离异使得原本拮据的生活变得更抓襟见肘。为了维持生计,18岁的赖特一边在威斯康辛大学工程学院打工,一边在学校里念书。但是他一直清楚自己是渴望成为一名建筑师的,于是1887年,他前往芝加哥,开始在著名建筑师路易斯·沙利文的麾下工作。

 

自立门户,开启草原住宅时代

 

“在赖特发现他人生兴趣的那刻起,他的作品风格便已然成为建筑界的全新风向标。”

 

1889年,年仅22岁的赖特和凯瑟琳·李·托宾结为夫妻。他渴望建成属于自己的房子,因此他以签下沙利文事务所的5年工作合同为“代价”,换取了建房资金的贷款资格,沙利文规定赖特在这5年里不得自立门户、不能自己接手任何项目。

 

随后,他买下了芝加哥城郊的中产阶级社区——橡树园里的一片荒僻空地,并在上面建成了他那极具现代东海岸卵石住宅风格的第一件自宅。他“试验”着在自宅的工作室和娱乐室中都加入不少几何元素,展示了他对房子内部构造的独特见解。随着家庭成员的逐渐增加,生活开销也在增加,这使得赖特不得不开始私下接受各种独立住宅的设计委托。即使所有委托都由赖特私下完成,沙利文还是于1893年发现了赖特“开小灶”,他按照合同向赖特索取了一笔违约金。我们无法得知,赖特最终是自愿离开的亦或是被解雇的,但显然,他的离开与他和沙利文关系破裂长达20年有着直接的关系。

 

然而,与沙利文的决裂无形中给了赖特自立门户的机会。他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并开始了对住宅设计的追求。他相信,自己的设计属于真正的美国草原式住宅风格。

 

0wright15008

橡树园自宅与工作室

 

温斯洛住宅(The William H. Winslow House)是赖特接受的第一个独立委托设计。虽然对比起若干年后的其他作品,温斯洛住宅略显保守,但是建筑宽大的屋顶和简单典雅的外观依然在当地吸引了不少注意力。为了创造出原生的美国建筑,在接下来的17年里,他在自己的作品中设立了一系列设计标准,呈现出如今人们所熟知的草原式住宅风格:低坡度的屋顶、深远的悬挑,长排式窗扉以及没有阁楼、地下室,都在进一步强调建筑“低”“长”的水平线条主题。

 

这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住宅作品分别是位于纽约布法罗的马丁住宅(Darwin D. Martin House in Buffalo, New York, 1903),位于伊利诺伊河边市的康恩利别墅(Avery Coonley House in Riverside, Illinois, 1907)和芝加哥的罗比住宅(Frederick C. Robie House in Chicago, 1908);具有代表性的公共设计分别是位于纽约布法罗的拉金公司办公楼(Larkin Company Administration Building in Buffalo, 1903, demolished 1950)和唯一神派小教堂(Unity Temple in Oak Park, 1905)。

 

0wright15009

唯一神派小教堂

0wright15010

0wright15011

0wright15012

罗比住宅

 

1909年后期,赖特为自己在设计上的才思枯竭而感到焦躁不安,为逃离这种疲倦与不满,他离开了原来的家庭,和他爱慕多年的一位委托人Cheney的妻子玛玛·切尼(Mamah Borthwick)一起在欧洲呆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期间,赖特投入他的两个出版作品中,一个是赖特作品选集(Wasmuth Portfolio, Ausgeführte Bauten und Entwürfe von Frank Lloyd Wright),另一个是摄影集(Ausgeführte Bauten),它们都由德国著名艺术与古籍出版公司瓦斯穆特(Ernst Wasmuth)出版于1911年。这些出版物给他的作品带来了更多的国际知名度,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其他建筑师。同年,在芝加哥社交圈名声已然一落千丈的赖特和玛玛重回美国,之后开始了对位于斯普林格林旁的塔里埃森(Taliesin)的修建,并把那里当作他们暂时的“避难所”。在那里,赖特重新开始建筑设计,在几年后接受了两个重要的设计委托:一个是芝加哥的娱乐中心米德韦花园(Midway Gardens, 1913),另一个是新东京帝国饭店(the new Imperial Hotel, 1916)。

 

0wright15013

新东京帝国饭店

 

1914年8月,一个塔里埃森员工在赖特住处蓄意纵火,玛玛、她的两个孩子和其他四个人无辜丧生。这场悲剧后,身体和心灵均受到重创的赖特决定重建塔里埃森,借此找回与爱妻玛玛的回忆。在重建完成的那一刻,赖特义无反顾地离开了那里,并在接下来的10年里投入到东京帝国饭店,以及为石油大亨继承人Aline Barnsdall设计洛杉矶霍莱虎克住宅(Hollyhock House)和橄榄坡(Olive Hill)的工作中。

 

重回塔里埃森

 

“赖特正积极寻找并尝试传授给大家一种能在设计项目各方面都保持积极态度的方法。”

 

1922年至1934年期间,建筑行业兴旺而国库财政空虚。1922年赖特从日本回来后在洛杉矶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除了4个纺织大楼的设计工作外,鲜少接到其他设计委任。不久后,他便离开了西海岸,回到了塔里埃森。虽然只有小部分项目能被实施,但是回到塔里埃森的这10年,可以称得上是赖特建筑生涯的改革创新时期,其中的代表作品包括位于芝加哥的国民人寿保险大楼(National Life Insurance Building, 1924)、马里兰的戈登斯特朗汽车公司(Gordon Strong Automobile Objective, 1925)、亚利桑那的圣马科斯沙漠会所(San Marcos-in-the-Desert resort, 1928)、纽约的圣马克公寓大楼(St. Mark’s-in-the-Bowerie apartment towers, 1928)。

 

1928年,赖特娶了黑山共和国首席法官的女儿奥莉加·拉佐维奇(Olga Lazovich,也被称为Olgivanna)为妻。在某种程度上,奥莉加利用自己的名声给赖特带来稳定的关注度,使得他能够以“美国建筑之父”的身份重新得到关注。

 

0wright15014

赖特与奥莉加

0wright15015

Taliesin Fellowship

 

在只有少量设计委托的情况下,赖特开始了文学创作和出版,他因此而获得了大量来自美国国内的关注。1932年,他的两个重要出版物面世:《我的自传》(An Autobiography)和《正在消失的城市》(The Disappearing City)。第一个作品受到广泛赞扬,持续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年轻建筑师;第二个作品介绍了赖特以乌托邦角度讲述的城市向乡村地区分散发展的“广亩城市”(Broadacre City)计划。除了收到的少量微词外,“广亩城市”概念依旧影响着未来几十年无法预测的社区发展动向。同一时期,赖特和妻子在塔里埃森成立了建筑学“塔里埃森设计团体”(Taliesin Fellowship)学徒项目。这个项目为学生提供了良好的学习环境,不仅能让他们将建筑融入到工程中,还提供农事耕作、园艺、厨艺、自然科学、音乐、美术和舞蹈等课程,促进学生成为更全面发展的人才。

 

进击,永无止境

 

“对于赖特,创新永无止境。”

 

为了维护、壮大自己的圈子,赖特和塔里埃森设计团体共同研究的“广亩城市”模型于1935年在洛克菲勒中心首次亮相。届时赖特虽然仍被认为是一个伟大的建筑师,但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但到了1936年,赖特很快便以一系列重要项目的落成证明了这种看法的错误:位于拉辛的约翰逊公司总部大楼(S.C. Johnson and Son Company Administration Building in Racine)、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熊跑溪边的流水别墅(Fallingwater in rural Pennsylvania)以及位于麦迪逊的赫伯特·雅各布住宅(第一座建成的“美国风”住宅[1])。

 

0wright15017

流水别墅,摄影:李菁琳

 

与此同时,赖特决定在亚利桑那州建造一座永久的冬季住宅,于是他与他的塔里埃森设计团队开始了“西塔里埃森(Taliesin West)的建造。这是一座冬季训练营式的建筑,在这个项目里,赖特探索了沙漠环境下的居住模式、新的建造方式与构造细节,并最终把塔里埃森的事业搬至了亚利桑那州。如今,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建筑学院依然在那里继续着。

 

在注意到赖特华丽回归美国建筑圈之后,1940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做了一个关于赖特的综合回顾展,1943年,赖特就接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最具挑战性的一个项目委托——在曼哈顿设计一处博物馆,存放所罗门·R·古根海姆收藏的一系列抽象画作。赖特热情地接下了这个项目,不曾料到其在日后会耗费他如此漫长的时间与巨大的精力。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最终耗时16年才得以建成。

 

0wright15018

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

 

1945年”二战“结束后,设计委托开始回流,赖特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又完成了许多作品,包括SC约翰逊公司的研究大楼(Research Tower for the SC Johnson Company)、奥克拉荷马的一座摩天楼、佛罗里达南部学院的几座房子等。

 

最后,赖特用一个大型的展览开启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7个十年——Frank Lloyd Wright: Sixty Years of Living Architecture,这个展览很快开始在世界范围内巡回展出:佛罗伦萨、巴黎、苏黎世、慕尼黑、鹿特丹和墨西哥城,最后回到美国,再加场展出。对一位80岁高龄的老人来说,这时候的赖特显得依然精神奕奕,他持续地去旅行、演讲、写作,也频繁地前往纽约视察古根海姆博物馆的项目施工情况。1959年4月一场疾病的袭来,让他不得不入院治疗。4月9号,距离他的92岁生日还有两个月的时候,赖特离开了人世。

 

美国之光

 

“赖特的设计风格随着美国社会需求的改变而发生改变。”

 

0wright15019

 

赖特本人来自于美国中西部,在漫长的建筑生涯中,他创造了许多因地制宜,被称为原生的美国建筑的作品。除了著名的草原住宅,在向他的中西部之根回归历程中,赖特还创造了另一种别具一格的美国风住宅(the Usonian House)。直到他去世,这种住宅一直都在赖特的建筑类型中独树一帜。

 

美国风住宅以砖木为主要建筑材料,墙体依然是织理性的,它们根据一种三位立体网格设计,其中2x4x4英尺的水平模数单元在形成不同空间层次组合的时候,总是在垂直方向留出3英寸的间隙,作为确定水平凹槽的模数关系以及窗框位置、门扇高度以及固定家具尺寸的参照基础。墙体上常常有一些深深的凹龛和横向层架,用赖特1938年在《建筑论坛》杂志(Architectural Forum)发表的著名6点建筑宣言来说就是,“如果不将家具、装饰画以及室内摆设与墙体设计融为一体的话,那么它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0wright15020

0wright15021

赖特60年前引入的风格至今依然有着借鉴的价值

 

弗兰姆普敦在《建构文化研究》里写道:“1936年建成的流水别墅和约翰逊制蜡公司大楼是赖特的两个旷世杰作。此后尽管赖特的建筑还保持着某些结构的一致性,但是它们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显得主观和随意。最能表达赖特早先新世界观念的只有美国风住宅,它始终体现着一种自由明朗的生活态度。

 

0wright15022

0wright15023

流水别墅室内,摄影:李菁琳

0wright15024

0wright15025

约翰逊公司大楼

 

赖特建造美国风住宅的时候已经63岁,其理念的形成与他的广亩城市思想可谓相得益彰。在这里,典型的美国风住宅展现出挑深远的屋顶和伸展舒坦的墙体,有条不紊地坐落在赖特设想的严格限制机动车辆的理想城市环境(Motopian City)之中。它是赖特织理性建构思想的大地之音,憧憬着文化与农业合二为一的伊甸园式人类美景。”

 

注[1] Usonian House:赖特根据美国的全称“United States of North America”的首写字母组合“USONA”创造了“Usonian”一词,用来称呼他设计的旨在为美国中产阶级大众服务的住宅类型。

 

参考文献

[1] http://franklloydwright.org/frank-lloyd-wright/

[2] https://www.dezeen.com/2016/06/09/moma-museum-of-modern-art-new-york-city-frank-lloyd-wright-architecture-exhibition-2017/

[3]《建构文化研究》[美] 肯尼思·弗兰姆普敦 著,王骏阳 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行走中的建筑学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投稿邮箱: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