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居正:柯布在1915

编辑: 王萧 | 2015-07-21 09:48 | 分享  

xc 3 2

▲ 主讲人:黄居正

 

导言

7月19日上午10:00-12:00勒·柯布西耶-巨人的建筑系列讲座第11场黄居正讲座《柯布在1915》在华·美术馆一层举行。本系列讲座由欧博设计主办。

黄居正以1915年为时间中心轴,讲述了与奥古斯特·佩雷(Auguste Perret)在蔚蓝海岸的对话,以及从一幅1915年底柯布的水彩画上引出三个画中的元素,分别指向了底层架空的考古学和卢梭思想影响的两个来源,同时指出了柯布的“精神父亲”威廉·里特尔(William Ritter)对他的巨大影响,从而为我们建构了一个从让纳雷向柯布转变的复杂过程。

 

xc 5 1

▲ 讲座现场

 

1.奥古斯特·佩雷(Auguste Perret)对柯布的评价和影响

1908年3月,柯布从维也纳到了巴黎,在未入奥古斯特·佩雷事所之前的一段清闲日子里,柯布偶然在一个前卫画家的巴黎独立沙龙展上看到马蒂斯的一副大尺寸油画,粗莽线条和狂野色彩勾勒出的女人形象让从瑞士法语区制表小城走出、只画过一些小幅水彩和素描的柯布感到十分震撼。黄居正认为这次的体验成为了柯布后期绘画和建筑,从纯粹主义的“白色时期”向“诗性自然”转变的重要原因之一。

 

zx1 1

▲ 蓝色的裸女(马蒂斯)

 

 

zx1 1

▲ 马蒂斯所做的铜像(左)(1907年)和柯布的画作(右)

 

在1908年7月到1909年10月,柯布在奥古斯特·佩雷事务所工作了15个月。这段时期,柯布不仅学会如何运用钢筋混凝土的技术,还了解到结构理性主义的建造方法以及从一种数学和结构力学中推导出的反装饰的思考方法。不仅如此,佩雷还推荐柯布阅读了路斯1913年出版的《装饰与罪恶》。

 

 

zx1 1

▲ 奥古斯特·佩雷(Auguste Perret)

 

柯布在1915年6月初在蔚蓝海岸向佩雷展示自己的标准化、系列化、工业化的多米诺体系。佩雷认为多米诺体系非常有意思,但是不太适合现代的公共建筑类型,比如工厂、学校。这样的评价价对当时正在申请专利的柯布是一个打击。在1915年之前他只在家乡做过几个小住宅,很少考虑公共建筑。佩雷的评价对柯布产生了影响,他回家乡也在不断思考这个问题。

zx1 1

▲ 多米诺体系(1915年)

 

柯布后来用一个个借助技术又融合历史文化背景的多米诺体系的项目,比如日内瓦国际联盟方案、费尔米尼青少年活动中心、昌迪加尔议会大楼等来回应着佩雷的评价,两人的关系也从起初的师徒变成了真正对抗的双方。

 

zx1 1

▲ 佩雷与柯布从不同视点建造的城市体系(1922年)

 

zx1 1

▲ 印度昌迪加尔议会大楼(柯布)(1951-57年)

 

2.威廉·里特尔(William Ritter)对柯布的启发

1915年冬天,柯布与威廉·里特尔(William Ritter)相约,在纳沙泰尔湖边的拉坦诺写生画画,他是柯布1909年经莱普拉特涅尔的介绍在德国慕尼黑结识的一位研究东、中欧文化的学者、艺术批评家 。里特尔对柯布在精神方面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他推荐给柯布大量关于法语区文化、拉丁文化等和民族问题相关的书籍,其中《关于一座别墅的保护:瑞士法语地区的造型艺术研究》提到了罗曼德法语区的精神认同不是北方哥特式的,而应该是古典的,由静谧的白色、直角所构成的。因此,最后柯布没有选择德国而是去了巴黎。

里特尔不仅柯布开了很多书单,还推荐他值得考察的建筑。柯布东方之旅中游历的中东欧地区,便是里特尔推荐的线路。东方之旅中对中、东欧城市的建筑考察与研究给柯布后来的建筑带来了很多灵感。柯布还通过手绘、影像纪录下了伊斯坦布尔的木材房屋。这些房屋的结构构大都由上部悬空方盒子和下部的支撑所构成。

 

zx1 1

▲ 柯布手绘图(上)和摄影作品(下)

 

柯布在书中这样评价价保加利亚的大特尔诺沃城,“墙壁是白色的,房屋刷得白白亮亮的,看上去那么美,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大特尔诺沃城的残留影像也影响着柯布后面的旅行。在伊斯坦布尔的游历中,柯布将很多墙面都画成了白色。这与帕慕克的描绘完全不同,在他的《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中》,是以一种黑白影像存在着 。但柯布却希望伊斯坦布尔是白色的,点缀着蓝色清真寺。这种白色影像在柯布的拉罗歇住宅、萨伏伊别墅的外墙上得到体现。

 

zx1 1

▲ 保加利亚的大特尔诺沃城

 

zx1 1

▲ 萨伏伊别墅

 

有学者研究,威廉·里特尔可能也为柯布推荐了梅林1819年出版的《君士坦丁堡与博斯普鲁斯海岸风景之旅》一书。在帕慕克的《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中》的第7章“梅林的博斯普鲁斯”中,介绍了这本书,引用了梅林的许多描绘伊斯坦布尔雅丽住宅和咖啡馆的精美画作,这些建筑均由柱子支撑,结构与围护分离,窗户可以全部打开。

 

zx1 1

▲ 博斯普鲁斯海边咖啡馆

 

zx1 1

▲ 伊斯坦布尔咖啡馆室内(左)和奥占芳住宅(1922)(右)

 

3.良好的历史、文化教育丰富和巩固了柯布的设计

柯布在1915年于拉坦纳画下的水彩画中,纳沙泰尔湖中鲜明的出现了史前先民原始住居的桩基。这样细致的描绘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回应童年时期所接受的教育。柯布小时候的学校将纳沙泰尔湖的考古发现列入课本和教学内容。

 

zx1 1

▲ 沙泰尔湖(柯布)(1915年)

 

当时考古在瑞士形成了一股热潮,远古时期湖上住居的建筑意象柯布从小就耳濡目染,深受影响。例如柯布对于底层架空的运用,从没有底层架空,到像蔚蓝海岸的住宅一半在水里, 从中能看到像Alfred Marxer等19世纪瑞士画家对湖上住居的复原图画中表现出的对远古世界乌托邦想象的影子。

zx1 1

▲ Alfred Marxer画中对远古世界乌托邦的想象

 

zx1 1

▲ 蔚蓝海岸(柯布)(1922年)

 

zx1 1

▲ 拉罗歇住宅(柯布)(1923年)

 

4.柯布对标准化的理解

《一座住宅,一座宫殿》的法文版封面,上部是一个渔夫住宅,下部是日内瓦国联方案。柯布在渔夫住宅中看到的标准化,由于渔夫们自己建造,他们没有专业知识,凭着双手,完全的高效,是最大限度的经济化、最大限度的密集度,“这样的住宅就是宫殿”。

前工业时代的民居,村落中每一个单体似乎都是一样,但是这不是机械意义上的完全复制,而是根据每家的经济条件、人口构成、功能需求而发生变形。其实这个才是柯布意义上的标准化, 他的标准化应该是众多民间或乡土所具有的那种体面而适度的一致性。

 

zx1 1

▲ 《一栋住宅,一座宫殿》部分内容

 

zx1 1

▲ 渔夫住宅

 

zx1 1

▲ 1927年柯布参赛的国际联合方案

 

 

 

摄影

张远博 张超

校对

张远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转载请在后台联系有方新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1 0 700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