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杜莎与阿波罗:拉图雷特的两副面孔

编辑: 张远博 | 2015-07-18 19:58 | 分享  

xc 5 1

主讲人:黄居正

 

导言

7月18日上午10:00-12:00勒·柯布西耶-巨人的建筑系列讲座第9场黄居正讲座《美杜莎与阿波罗:拉图雷特的两副面孔》在华·美术馆一层举行。本系列讲座由欧博设计主办,“勒·柯布西耶-巨人的建筑”策展人白宇西担任本讲座主持。

讲座中,黄居正认为拉图雷特融合了柯布整个建筑生涯的思考,从柯布早期的两个原型、旅行记忆中的历史先例、以及“诗意的物体”着手,黄居正较为细致地分析了拉图雷特修道院的平面以及空间构成。

 

xc 3 2

▲ 图2:讲座现场

 

1.拉图雷特融合了柯布整个生涯的思考

如果从柯布的三个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作品——萨伏伊别墅、朗香教堂、拉图雷特修道院中选出你最喜欢的一座建筑,你会怎么选择?讲座现场的观众大多选择了朗香教堂。黄居正认为如果说萨伏伊别墅是柯布早期的集大成作品的话,作为柯布晚期作品的拉图雷特修道院则融合了他整个生涯的思考,有他对于运动中人身体感知的探索以及多次旅行的记忆,在柯布心中对于拉图雷特是有一种特殊情感的,甚至在心脏病突发去世之前他还特别写过希望去世后能够在拉图雷特修道院停留一段时间的遗嘱。

 

zx1 1

▲ 图3:为什么选择拉图雷特?

 

2.从古典精神与民俗文化中萃取精华

从柯布早期的游历说起,就不得不提他1911年5月到11月的“东方之旅”,他在地图上描画出本次旅行的路线,并且给经过的每一个城市上贴上了不同的标签,分别以F代表民俗文化、I代表现代工业、C代表古典文化。

 

zx1 1

▲ 图4:东方之旅路线图

 

温克尔曼(Johan Joachin Winckelmann)在他的《古代美术史》中曾想提出一个体系,从而表明艺术的起源、发展、变化和衰落是一个有机的过程。柯布认为帕提农神庙是一个建筑发展的鼎盛时期,并在《走向新建筑》中对雅典卫城与现代工业文明做了横向和纵向的对比,他认为在机器之间,存在着一种统一性,就是数的秩序和精确性。

 

zx1 1

▲ 图5:《走向新建筑》中雅典卫城与汽车发展的对比

 

3.形式包含多种来源

黄居正认为柯布建筑的形式或者处理方式,绝对不会来自于一个东西,而是多因,有各种各样的来源最后形成一个结果,“这样它的结果就会像一个长的特别结实的果子,让你不断解读出丰富的含义”。在1929年的卢舍尔住宅中,中间分隔两套住宅的毛石墙显得尤为怪异,据前川国男的回忆,原因是因为1925年的贝萨克规划,当时,建筑基本在工厂装配完成,当地劳动者因失去工作机会而反对,致使住户几年后才得以入住。

zx1 1

▲ 图6:卢舍尔住宅和贝撒克规划

 

我们还可以看到朗香教堂的形式具有的多种来源,它的屋顶来源于螃蟹壳,技术部分则来源于飞机的机翼结构,屋顶之间的高度则是2.26米,他的人体模度。

 

zx1 1

▲ 图7:朗香教堂的形式来源

 

4.两个原型:多米诺体系和雪铁龙体系

柯布建筑生涯中两个最主要的原型是多米诺体系和雪铁龙体系。黄居正认为,多米诺体系带来的是建筑美学的革命。原来西方的传统建筑都是以墙承重,墙的结构是不能移动的,但柯布用六根柱子支撑一个楼板,墙被解放出来,才有了现代建筑。这不仅仅是一个结构的技术,还有很多来源,包括对于法国结构理性主义的认识、对于巴黎圣母院的测量、对于哥特建筑的认识、地中海文化的影响等等因素。

 

zx1 1

▲ 图8:多米诺体系

 

多米诺体系是一个三明治形状的结构,雪铁龙体系则是由墙体构成的通高空间。“柯布是特别善于在生活中去发现一些有用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来自于他跟他的堂弟皮埃尔在巴黎的餐馆吃饭时看到的民居形式,当然这种形式也是来自于西方的建筑的一个演变”。

 

zx1 1

▲ 图9:雪铁龙体系

 

5.尤其善于转化历史经验

“创造性是比较晚进的事,也就是20世纪40年代英文里“创造性”才被用在人类身上,而且是用在一般人的身上,以前都是用在上帝的身上。所以我们人类在创造任何东西的时候一定是在历史中间的,不可能说是完全的一个创新,一定是在传统中去发现有价值的东西。我们看到拉图雷特修道院它的几个引用“文本”,首先第一个是在佛罗伦萨郊外的一个修道院。”

 

zx1 1

▲ 图10:查尔特勒(爱玛)修道院

 

1907柯布去看这个房子的时候深受打动,首先是修士能够在物质不太丰富的地方长期做一种精神修炼,他被这种东西所感动;第二方面他觉得每一个单独的房子跟整体的关系都特别和谐。他认为这个东西建立了一个所谓的理想的共同体,在马赛公寓里他努力地把这些东西放到里面,在拉图雷特里面则完全把这个东西移植过去。

 

zx1 1

▲ 图11:库居里耶神父推荐柯布去看Thoronet修道院

 

朗香教堂和拉图雷特修道院的委托人库居里耶神父在委托柯布设计拉图雷特修道院时,推荐柯布去看Thoronet修道院,这是一座西多会的修道院。最后我们可以看见,在平面构成上,它与拉图雷特修道院基本一致,都分为世俗与神圣两个部分。

 

6.拉图雷特的二元性

沿着走向拉图雷特修道院的小路走到尽头,我们首先看到的是一面平坦的、粗糙的水泥墙体,整个是比较乏味的、非常实的,柯林·罗说:“就像是一道堤坝在你眼前”,你只有绕到堤坝后才能发现墙体后面美丽的形式。

 

zx1 1

▲ 图12:拉图雷特的二元性

 

黄居正认为这体现了拉图雷特修道院的二元性中一种虚实对比,除此之外,这种二元性还包括功能上的分层(公共与私密空间)、形式上的分层(1/2/3层柱板,4/5层墙体)、多米诺体系与雪铁龙体系的并置、散乱的几何体和秩序的四面体围合的对比、连接与分隔、理性与迷乱等等。

 

zx1 1

▲ 图13:拉图雷特修道院公共空间与私密空间的关系

 

zx1 1

▲ 图14:拉图雷特修道院中的连接与分隔

 

7.绘画、雕塑、建筑三重品质

对于拉图雷特修道院,黄居正比较感兴趣的地方在于它所谓的神圣空间部分为什么这么做?就像前面提到的进去的时候给你设定的是一个非常板结状态的像堤坝的墙面在你的前面,上面的部分是钟塔,修道院一般都有个钟塔,左下角的部分在里面是一个地下的小礼拜堂,这是一个很让人遐思的部分,黄居正认为它可能带有绘画、雕塑的意味,这可能源于柯布对自己绘画、雕塑才能也有很自负的一个部分。我们可以看见在钟塔的处理上对于“短缩透视”的运用。

 

zx1 1

▲ 图16:短缩透视在拉图雷特修道院中的运用

 

zx1 1

▲ 图17:Bull Ⅵ,Bull Ⅷ

 

虽然在纯粹主义时期对于毕加索的立体主义大加批判,柯布到底还是受到了立体主义的影响,从柯布的绘画作品甚至建筑作品中都能清晰地发现立体主义的痕迹。这还源于柯布对于多视点透视的尝试,以及对于同时性问题的关注。

 

 

 

摄影

张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转载请在后台联系有方新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 

2 0 369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