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建筑师的困惑与执着,都在他们真诚的话语中

编辑: 张远博 | 2015-10-08 20:21 | 分享  

▲第2场讲座《西扎的基地策略与几何学操作》现场

 

在路上,似乎还有一场未做完的梦……
“超越几何:西扎与葡萄牙当代建筑·第2期”于10月6日结束全部行程。
成员交流一直是有方旅行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
在有方执行领队密密麻麻的笔记中,
我们看见一张又一张鲜活的面孔,
大院建筑师的牢骚,资深建筑师的无奈,
还有无比高涨的学习热情,
困惑与执着,真实存在着……

 

行车途中的“唇枪舌剑”

 

西扎更关注场地关系

胡铮(悉地国际境工作室 主持建筑师)

平面琐碎,空间纯粹,外部封闭,内部光线充足——这是我一直对西扎认知的矛盾。然而现场看过以后,首先,我觉得西扎对场地观察很细微,也在认真处理各种场地因素,和国内没有场地关系、文脉关系的空荡荡的基地不一样;其次,就像柯布提出的流线动力学,西扎对空间考虑很周到,内部体验错落,尺度变化非常娴熟,收放自如,同时能处理这么多功能关系,还照顾这么多体验和引导;第三点,西扎的建筑有一种氛围,既有几何空间特有的感染力,又有独特的克制、留白,不做多余的动作,更照顾人的感受和空间氛围。

 

波尔图大学建筑学院

 

“看不懂的时候回味最多”

张鹏举(内蒙古工大建筑设计有限责任公司 董事长、建筑师)

我看西扎,本来的愿望是不带预设和自己的逻辑来看,看他的建筑是怎么来的。实际上,我们经过长时间实践,很难放下自己的逻辑和实际化的想法,还有那些习惯了的理性做法,有时候常常看不懂西扎。其实“看不懂的时候回味最多”,当时不懂可以存着,以后遇到一定还会跳出来。在好房子的张力影响范围内,总是会被打动。比如格拉萨,第一个项目很明显感觉到建筑师二十年间的变化,和国内很多年轻建筑师很像。德莫拉的帕乌拉海古故居与博物馆——高塔是从一开始就想做的,然后有两颗很漂亮的树,在墙面有投影——这两个处理如果要被强调,最合理的手法就是前后并置,再考虑道路位置和进入关系,目前的斜线处理是最好的,现场感受也很得体。

 

帕乌拉海古故居与博物馆

 

西扎建筑注重营造空间序列

李以靠(牛靠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设计总监)

在格拉萨的学校项目里,可以看到办公空间很局促,柜子刚好够用,阳台只有600出挑,紧张感弥漫;结构粗,柱子到屋顶好像看不出关联和作用,很奇怪的状态,只能说是知识馆的原型,或许也有baeza的关联影响。他的音乐高中则显得成熟,训练有素,功能处理很好,有规矩,当然也很容易琢磨。

西扎则不一样,他的手法孕于无形,超越了规矩,如同武林高手,不见规律,只见到处理得当的结果。我觉得,西扎受到老师塔沃拉影响没有那么多,但是受阿尔托等人的影响要更大。比如在海边茶室、游泳池等项目里面,各种材质、细部处理都参照了阿尔托的手法。另外对古典先例参照也很多。

 

阿威罗大学图书馆

 

西扎几乎所有在葡萄牙的建筑都只是白墙,里面是框架结构和填充砖,西扎的建筑靠的不是建造工艺取胜,而是空间的序列,从室外到室内的序列,与周边的环境结合,设计了引导人从场外到场内的序列和室内到室外的序列。同时建筑内部空间组织大多用简洁的H型或U型空间,只是在功能和形体交接之处创造了可控的恰到好处的具有雕塑感的空间,并创造了空间的流动感和视觉的渗透性。



享受与人交往中理解的生活和设计

刘红(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 主任建筑师)

我们在大型设计院工作很多年,往往只干了三件事情:迎合市场变化、迎合政策和法规变化、迎合设计院本身体制变化。比如国家要开展会,我们就做展馆;高校扩招,我们就做校园规划。常常是委托方和实际业主脱节,我们也不知道为谁而设计。到现在,自己倒更想做些更小的案例,例如都市更新、功能置换等类型的项目,做自己的咨询公司,从而享受真正与业主合作的过程。看西扎这样的建筑师,就是享受与人交往中理解的生活和设计。

 

加利西亚当代艺术中心入口大厅

 

西扎建筑里的无厘头和解构主义有关系吗?

张维昭(纯粹实践设计咨询公司 建筑师)

西扎的建筑很奇怪,我们平时一般接触不到这样的设计。他对基地的处理很好,但组织好像很混乱,比如退台有些有用,如果走廊玄关有高侧窗,这样后退就有道理,但窗户的处理和其它方面没有对应关系的时候,就让人很难理解他对秩序的处理。餐厅顶部有高塔(烟囱),但看不出功能——不知道西扎建筑里无厘头的那些点,和解构主义是否有关系?

 

保·娜瓦小餐厅

 

学术领队老师的全程讲解无疑是每一次有方旅行的灵魂,
现场讲解、行车途中的导读、酒店的2场讲座,
黄居正老师以其丰富的学识感染着每一位西扎考察的成员。

 

 

点评节选

黄居正(《建筑师》杂志 主编)

说到马尔克教堂,我感觉不如柯布等老大师的作品,它无法造成神秘、震撼的感觉,不强烈,与内部高度过高可能有关系。项目从街道延伸,和基地关系紧密。下部石灰岩做基地,上部漂浮白色体块,包括踏步设计,包括旁边主日学校处理,它里面的弧形,刚好和教堂放线有对应。

在帕乌拉海古故居与博物馆,则可以看到德莫拉延续西扎的一些手法,同时也有所创新。建筑角度面向街道,是斜线的特殊动线处理。开洞处理上,在办公室一侧檐口边上是对齐的,内部则收了两三米;角落开的都是折口窗,使得这些开口同时面向三个空间,不同空间得以渗透,令人想起罗西的raumplan(体积规划法);建筑窗口延伸的手法来自西扎,但比他开的更深厚。至于红色立面特殊处理的原因,我想一部分也来自于Aldo Rossi的画,这对德莫拉有很大影响。

 

黄居正在马尔克教堂

 

马尔克教堂北立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除注明外图片均由有方相关线路执行领队提供。部分图片来自“深双”组委会及摄影工作坊学员。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