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 中国建筑遗产研学工作营第7日

编辑: 张远博 | 2016-07-17 15:23 | 分享  

▲摄影:曾翰

 

最后一天,从蒙蒙细雨中店头村的泥泞小路开始,到滂沱大雨后晋祠里的云开日出结束。大家登山、涉水、穿行、环绕、仰望、俯瞰……对眼前、脑中的一切的捕捉、记录仍然不停……

 

“历史作为一种设计思维:2016中国建筑遗产研学工作营”的最后一天,从蒙蒙细雨中店头村的泥泞小路开始,到滂沱大雨后晋祠里的云开日出结束。大家登山、涉水、穿行、环绕、仰望、俯瞰……对眼前、脑中的一切的捕捉、记录仍然不停。

 

 ▲店头村(摄影:曾翰)

 

直到日落时分,同学们与东南大学的老师们聚集在晋祠三台阁下,专心地面对面。此刻,37位来自各大院校的“学霸”们才真正放松下来,回想这匆匆七日的经历和收获,互诉对彼此的印象和感言。这群青年最显得坚强,也最容易动情。

 

▲考察现场(摄影:曾翰) 

 

▲晋祠前的合影(摄影:曾翰)

 

如同1911年,24岁的勒·柯布西耶往东方旅行数月,在意大利、希腊等地的古典建筑中获得了从形式到句法的启示;与当时的他年纪相仿的这些年轻人,在这次寻访中国古典建筑的路上的收获,应该是设计思维上的新篇章。

 

2016年7月,我们并肩走了一程,期待来路。

 

第六组成员考察笔记 

司雨田 西南交通大学

仲亮 西南交通大学

王菁蔓 中国矿业大学

经宇澄 中国美术学院

何丽沙 中南大学

王苇 重庆大学

 

七日跋涉,从我们踏上山西这片古老的大地,一路走来,赶上了佛光寺的夕阳,邂逅过五台山的星辰,仰望着千年的木塔与高阁,感受到来自云冈石窟佛的凝视。北魏唐宋元明清,短暂的行程中我们接触了各个年代的典型建筑。四次讲座,沈旸老师由浅入深地带领我们用古人的世界观和对佛教教义的理解去感受历史建筑的空间、秩序和细节。

 

当一切都似乎渐渐变得明晰起来,我们迎来研习营的最后一天。在走向店头村的路上,滂沱的雨拖拽了我们的步伐,抵达紫竹林寺院,阳光却已闪耀在瓦当滴水上;在晋祠,瓢泼大雨倾泻而下,人们跑向离得最近的建筑,建筑遮蔽风雨的功能突然明显起来。两场雨串起了我们今日的回忆。在这里,单栋建筑的年代、技术与风格已经不是重点,建筑与自然总体构成的叙事结构才是我们关注与感受的对象。

 

紫竹林寺院(摄影:曾翰)

 

在古老的中国,建筑在与自然长期的磨合下形成一套完整的象征系统,泰山石敢当稳固了易崩的土石,藻井鸱吻杜绝了潜在的火患,晋祠中的金人堵截了泛滥的河水。晋阳大地的人们对风调雨顺的祈望造就了晋祠中对唐叔虞、圣母、黑龙王三者的崇拜。不同崇祀的礼仪要求造成晋祠建筑群落轴线多样的布局。晋祠在悬瓮山与智伯渠之间,山水神人在此融合,大自然并非冷漠。然而曾经叮咚的难老泉如今只能靠水泵流动,千篇一律的导游词回荡在圣母殿里,信仰的产物被当作奇观来观赏。面对历史的馈赠,我们该如何面对?沈旸老师认为,重要问题是确定保护范围,其核心是对完整运作结构的界定。比如说,晋祠包括悬瓮山就是一个完整的叙事结构。事件性其实就是强调(遗产)与人的关系,是遗产保护和城市设计的理论基础。

 

▲晋祠(摄影:曾翰)

 

七日考察,我们一起探索过偏居一隅的古远村落中的小寺庙,也一同走近过建筑史课本中的经典;我们有过细细的空间品味,也有过激烈的专业讨论。通过切实触及实物的尺度空间,建立自己的空间思维;通过关注建筑所诉说的故事,提炼文化精华,丰富设计素材;通过理解细节的处理手法,发散思维,探寻更多的可能性。这次的研学之旅,汲取历史养分,改变固有的局限的思维方式,运用提升的思想层次指导设计和研究。这并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

 

最后,在东南古建筑研学营接近尾声之时,我们希望用食指的一段诗来寄语未来。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速写笔记

 

王菁蔓速写

 

经宇澄速写

 

陈斯予速写

 

▲陈韵玄速写

 

司雨田速写

 

▲袁佩桦速写

 

王苇速写

 

任宇速写笔记

 

张啸速写

 

庄昌明速写

 

摄影:何丽沙

 

摄影:仲亮

 

 

文字整理

余燚

校对 

林楚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