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都:2017年深双,为城中村量身定做的展览

编辑: 卡斯密 | 2016-10-22 18:49 | 分享  

导语:日前,2017第七届深港城市\建筑双年展(深圳)(下简称深双)策展团队正式公布,由侯瀚如、刘晓都、孟岩(按姓氏拼音排序)担任总策展人。侯瀚如是将中国当代艺术引介到西方世界的重要人物之一,来自深圳发端的都市实践的刘晓都和孟岩则是国内顶尖的建筑师。

不同于历届展览,此次深双将首次选址城中村,以实验性、先锋性的实践融入城市日常生活,对城市升级改造问题进行讨论。这是一届为城中村、为深圳量身定做的双年展,策展团队要怎么做?为此,有方对为总策展人之一的刘晓都,进行了专访。

 

01liuxiaodu

 刘晓都,摄影:陈牧

 

深双回归深圳城市问题的时候到了

 

有方:从2005年第一届深双开始,都市实践都是参展者,但很少去做策展,为什么此次会参与策展人竞逐?

刘晓都:都市实践在深圳扎根多年,积累了对深圳这座城市的很多想法和观念,深入了解这座城市。过去几届深双,都市实践一直在深双的学术委员会,对深双也非常了解。

过往的展览,策展人都是外来的,对深圳的情况了解有限,自然对挖掘深圳的城市话题兴趣也不大。这也很能理解,双年展一开始需要高定位,有了定位之后就要得到国际认可,真就要靠知名建筑人、国际策展人,和国外参展人的参与,通过他们来推介深双,这个策略是对的。

第五届(2013年)以后,我们就在议论希望能有一届深双讨论深圳的问题,讨论珠三角的问题。2015年第六届深双,主办方也曾建议希望我们出一个申请提案,但阴差阳错,我们把时间搞错了,这一次,我们就做了。到今年,我觉得都市实践是最合适的人选。

 

 

有方:都市实践此前有这种大型展览的策展经验吗?

刘晓都:没有。最近几年,我们在国内国外参加过很多展览,也做过一些展览,比如世博会深圳案例馆,伦敦设计双年展深圳馆等。像深双这样的大型展览的主策展人,我们的确没有做过。但历届深双策展人,多数都没有双年展的策展经验,我想这个不是问题。

 

 

有方:这次为什么要组建一个建筑与艺术(侯瀚如)联合的策展团队?

刘晓都:这个合作的意向已经有多年了。侯瀚如是国际知名的当代艺术策展人,把城市艺术拓展到当代艺术那一块,出现更多的呈现力和批判性,可以让深双成为更好看的一个双年展。当然在双年展原来的这个思路和主线上,我们还是要花很多的功夫,保证学术性和质量,期望做到一个巨大的提升。另一个有意思的背景是,侯瀚如是从珠三角走向国际的国际艺术策展人,我和孟岩是移民深圳的海归设计师,这个组合的互换互补是非常有意思的,值得期待。

 

 

有方:你们是怎么分工的呢?

刘晓都:深双的主线是城市\建筑,不会是一个当代艺术双年展。三个人的分工还在讨论,理想的状态是大家能融合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当代艺术的呈现性很强,建筑这套东西,各种图表、各种模型,这些东西看上去是很累的。我们想做关于城中村的东西,当代艺术有很多呈现方式,有非常强的表现力。

 

 

有方:为什么此次组建的是总策展人、联合策展人、助理策展人和策展执行团队架构与分工策略?

刘晓都:这是一个很明确的惯例。总策展人数量不能太多,联合策展人中例如朱晔,他在前两届的双年展上都是联合策展人这样一个角色,他也做过助理策展人,自己也独立负责过一个板块,主要是他的执行策展的经验很足,我希望有这样的人延续以前双年展的经验。

你必须要知道他们的运转模式,这样一个展览才能运作好。我们也找到了尹毓俊,侯瀚如的联合策展人杨勇找了刘思,他们两个都是上届的助理策展人。这样这件事就延续下来了,大家都熟悉,跟组委会、双年展办公室对接就顺畅,不会是重新磨合。我觉得不是百分之百只有这两个联合策展人,我觉得还有可能增加助理策展人,这个我们正在考虑当中。现在确定的是初始团队,我们仅凭这几个人不一定够,也许会增加调整,会重新搭建团队。

 

 

“城市共享”这个主题不一定会用

 

有方:本届深双的主题策展团队定是的“城市共享”,这个主题具体的内涵是什么?

刘晓都:现在这个主题,主办方组委会要求我们重新考虑。“城市共享”是我们提出的,是和深双的主要发起人、组织者和推动者之一的张宇星,一起讨论决定的。这个词最近比较火,到今年有好多别处的展览,都提出过共享这个主题,所以这个题目不新鲜了。组委会以此理由要求我们重新去考虑主题。我们正在结合更新的策展报告的制定进行考虑。

 

 

有方:当时提出的“都市村庄”、“建筑南方”和“艺术介入”三大展览板块的结构还保持吗?

刘晓都:大致会保持,现在的分工是,“艺术介入”由侯瀚如团队做,其它分工没有确定下来。但是我们会重新做一个策展报告。这个报告会包括所有的策展人都要联系上,要做什么板块、做什么东西都要有,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描述。这里头我们要有非常细致的计划,谁会介入谁有意向参与。我们要用一两个月的时间来搞定它。

 

2012041916181117799

 南头古城,图片来自网络

 

主展场确定在南头古城

 

有方:都市实践在历届深双中一直高度关注深圳特有的城中村现象,这届展览将更为集中关注城中村现象,展览也将在城中村举办,相关构想是怎样的?

刘晓都:现在我们基本确认主展场在南头古城,里面有城中村,会在这里改造。上次跟双年展办公室的黄伟文主任沟通,他非常的期待,想让我们把南头古城整个的改造纳入到双年展里面来。他的想法挺好,但是我觉得难度很大,不知道一个双年展能不能承担一个这样重大的城市更新的工作。但是这个至少可以变成一个非常重要的起点。 主展场设在南头古城是孟岩推荐的,因为之前都市实践正好介入了南头古城整个更新和保护的规划,发现南头古城是非常好的一个展览场地,这个想法得到了南山区的全力支持。他们态度非常积极,现在看来这个地方就是不二之选了。那我们继续得往前推这件事,已经开始对接,和南山区文体局讨论类似这些问题。我对这件事还是蛮有信心。

 

 

有方:在南头古城做的规划已经完成了?

刘晓都:我们做了一个南头的改造更新提案,只是开始。提案上了区里的会议以后,得到了书记和区长的肯定,同意按照提案方式操作。但是这对于都市实践来说是两个平行的事情,一个是正式的城市更新项目,一个是双年展,正好都有我们的介入,这就是非常好的契机了,我们就连同项目、双年展一体协调组织。这就是我们最大的一个优势。这个自然能推进吧。它真的是一个有意思的事儿,冥冥之中什么事都能凑到一起,水到渠成的感觉。

这次南山区介入的力度很大,加之深业集团在古城保护改造项目上的介入,协调工作至关重要。我去年任深圳设计之都推广促进会会长(任期三年),和市里的宣传口,和文体都有对接,包括我前一段刚做完的伦敦双年展的深圳馆的策展,基本上也是跟市里的从市长到宣传部到推广办公室做了很长时间的交流和磨合,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准备工作,从运作上已经大致对接好了。接下来就要看我们自己能做成怎样。当然这个难度很大,不是那么容易去做。

 

有方:据说主展场南头古城不是普通的城中村,而是新安县旧址,区域环境较为局促,古迹也较多。

刘晓都:南头古城几乎不存在了,其实就是一个城中村。如何把古城的感觉找回来,同时把城中村做改造更新,设计上是个高难动作。

 

 

有方:你们就选用一个城中村?还是会有多个城中村?

刘晓都:我也想有多个城中村参与,有可能。前两周负责这深双的杨洪常委开了一个会,那次我没参加,传达他要求每个区都要找一个城中村去做一些事情,甚至分展场这样,有可能的。这也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我也希望罗湖区、福田区、宝安区、龙岗区都做,这实际上我们特别期望这样能让市民真正的走进城中村去,有相当比例的市民是没有进过城中村的,你去过城中村么?

 

 

有方:去过白石洲

刘晓都:白石洲也不错,我们也期望我们也在争取跟这些村子,做开发的主体、村委会、书记等,看看他们有没有意愿。我们做过很多类似这种的工作,前一段也在跟福田区水围村在联系。当时市里面推荐了水围村,一开始选展场的时候想考虑水围。后来发现条件还是不太成熟。我们还在努力联系。

 

 

有方:在南头古城,这样大型的展事如何施展?

刘晓都:展览方案还没做,该做什么还不知道,哪块地能用还没定,但是条件在。它有可以腾出的楼、厂房,关键是区里、村里有意愿。本身他们有意愿去做这件事情,这个是第一位的。如果没有这个意愿,觉得双年展没有什么用的话,那我们去白使劲,就会遇到巨大的障碍和阻力,不管是谁,他得承认这个双年展的品牌可以给他带来价值。条件是一方面的,主观上是更重要的一方面,他给你开绿灯,支持你,这事儿才能有效果。

南山(区)在文体、创意、科技这方面比较领先,意识也走在全国的前面,对深双也比较认同。过去6届深双,只有一届在福田(区),其它几乎五届全在南山。南山落地了这么多次深双,认识到了双年展对于城市发展、城市更新是有积极意义和作用的。

 

 

有方:都市实践也参加过北京类似于前门东区的展览等,北京的胡同区有空置房屋可以使用,而深圳的城中村比较饱和,空间如何使用?

刘晓都:完全不同的情况。北京的四合院区是个历史遗存,像个僵尸一样,必须想办法把它弄活。城中村,鲜活但是又不具备历史性,它是一个是时代产物,更具备时代特色,活力在那儿。

北京四合院是个历史区,并不太适宜当作现在的城市使用,这是让人纠结的地方,不过不能随便把它拆了,需要有机更新、改造、激活,活化原来已经衰败的区域。这里面和设计的关系没有那么强,不是用设计能搞定的。你必须解决产权的问题、人的问题。

城中村这个时代产物,有其非常强的存在道理。城中村自然生长,没有经过设计、规划上的整理。我们可以介入,通过一些实验看看有没有机会,把它变成更好的城市状态。其实这种状态不是设计出来的,是它自然生长后我们要去利用的,加以改造的,提升从城市的面貌,社区空间,街道感觉,本身的居住、工作条件的改善出发,把它变成更宜居的社区,变成一个典范。我们特别期望当人们走进城中村的时候,发现这里比住在高层小区舒服更多、更好,能做到这一点就能颠覆市民对城中村先入为主的负面观念。老觉得它是城市的毒瘤,觉得社会阴暗面都在那里,是因为现在没有管理,没有真正的城市介入,是自生自灭的现状。按照以前的说法,城中村的改造最重要的是要把城中村纳入城市的体系,成为真正城市的一部分。我们需要做的工作,就是怎么样把它变成城市的一部分。不简单的是好看不好看的事情,这是极端次要的一件事。很多事情它是和北京四合院一样,是一个产权的事情,它是里面居住的人的问题。其实它的改造难度比北京的四合院要容易,它的产权更清楚。

 

 

办一届让大众能看得懂的展览

 

有方:你觉得本届深双,对策展团队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刘晓都:主展场定在城中村,这是今年的特殊性,也决定了这会是一个很深圳的双年展,放到别的地方肯定是不行的。以前的深双,这种“特殊性”的内容也都有涉及,但都不深入,也很松散,观众要是不认真的看的话,都不知道说了什么。还一个问题需要解决,过往几届,经常进到展场我自己都不知道该看什么,这是我觉得需要解决的问题。展览要怎么去做是一个挑战,怎么去做能够让大众、让专业人士都能有所收获。每一届双年展都花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参展人也付出了很多努力,真的希望我们能找到一个好的方式去做。每一届双年展都有很好的经验,我们都要总结一下。 

 

采访、编辑:卡斯密

摄影:陈牧(实习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欢迎转发,禁止转载。

投稿邮箱: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