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现场 | 荷兰:从未停止的想象力(上)

作者: 袁隆飞 | 编辑: 李菁琳 | 2016-12-21 11:28 | 分享  

编者按:在二十世纪的建筑思潮中,荷兰这个低地国家涌现了大量开创性的建筑师,深刻影响与改变了当代建筑的面貌和走向。初秋结束的有方“迷宫式的清晰:荷兰结构主义建筑·第1期”考察,深入探访了这个被媒体称为“超级荷兰”的国度。下文为团员袁隆飞的旅行所见与心得体会,从他的描述中,我们得以一窥荷兰给我们带来的,从未停止的想象力与建筑学惊喜。

 

dutch 1

 

还记得是今年寒假的时候,我同时读了《建筑创作》的桢文彦专刊和赫茨伯格所著的《建筑学教程》,因此对俩人产生了颇多好感。后来搜索资料时发现了朱亦民老师的博客,其中那篇《排行榜》依然记忆犹新,也了解到朱老师是赫茨伯格的学生,因此他博客中的大量文章就成为了我日常必备读物。随着有方2016年旅行计划的推出,我惊讶地看到了荷兰的路线,OMA、MVRDV、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和朱亦民老师均位列其中,这场旅行的伏笔,大概就在那一刻就埋下了。

 

一览无余的平坦

我现在还忘不了2005年《大国崛起》里对于荷兰的描述:直到今天,荷兰仍有三分之一的国土位于海平面以下。如果没有一系列复杂的水利设施阻挡,荷兰人口最稠密的地区,每天将被潮汐淹没两次。当你坐火车从比利时进入荷兰,可以喝着咖啡顺便看看窗外。这时候如果你看到的农田图案是乱糟糟的,那说明你还在比利时境内;而如果是一幅阡陌交通、田地划分整齐的景象,那么另一个国度已经向你敞开了怀抱。

 

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得荷兰整个国家的地形地貌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我本想抱着新奇的态度去了解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但看着车窗外不断重复的方形农田时,没多久便有了睡意。满眼平坦的“正方形”对我一个追求壮美之景的人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据说,就连荷兰人自己都受不了他们国家无聊的风景,因此每逢节假日,很多荷兰人都会前往南方的马斯特里赫特或者瑞士,体验在家乡难以感受到的重峦叠嶂和高耸入云。

 

dutch-2

dutch-3

乌德勒支大学学生活动中心,摄影:杨翔宇

 

因此,荷兰人决定:既然大自然没有赐予我们地貌变化起伏,那么我们就自己创造!还记得低年级看着库哈斯留于纸面上的方案时,我十分惊奇,他是如何想到采用整体的倾斜式楼板来做方案。实际上,这正是荷兰人在努力试图营造出地表的变化。鹿特丹美术馆和乌德勒支大学学生活动中心的“大斜面”都被设计为集体活动使用,并且很受荷兰人欢迎。让荷兰人体验“登高而招”,我想这也是运用倾斜式楼板的初衷了吧。我不禁感叹,库哈斯不愧是当过记者,很敏锐地发现了荷兰人的潜在需求。

dutch 4

dutch-5

鹿特丹美术馆的室内大斜坡,摄影:杨翔宇

洪水

荷兰人面对洪水的威胁,就像日本人面对地震。1953年,洪水自北海大坝破堤,半个国家都泡在水里。这带来的最直接结果,就是两个国家的人都把建筑视作不需要长久保持的临时居所。

 

去年和有方去日本参观了传统建筑,简单的内饰和可以更换的建筑材料,正是日本“新陈代谢”思想的来源之一。但是荷兰人显然没有像日本思想家那样的哲学思考。荷兰建筑界活跃于现代建筑运动前期,并且注重于艺术在建筑上的表现,施罗德住宅的片状墙和蒙特里安式的颜色运用,就作为最典型案例被我们熟知。但是在追求建筑永恒存在的封建时代,荷兰并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印象深刻的建筑作品。阿姆斯特丹大街小巷的传统住宅,也只是用砖砌起来,并没有采取太多的抗震措施。在细部做法方面,荷兰建筑以及建筑师的水平,也无法同德国与瑞士这两个追求细节的国家相提并论。

 

dutch 6

施罗德住宅,摄影:杨翔宇

 

在当代,荷兰人的观念依然没有太多的改变——尽可能在建筑上少花钱。因此荷兰建筑师总是抱怨他们的甲方提供的预算资金十分有限。但是我也很惊奇于荷兰建筑师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海牙的荷兰最高法院和Timmerhuis多功能综合楼,并没有让我看出有什么被预算限制而导致建筑工程质量低的地方。由于都是政府部门的项目,在竞标伊始,两座建筑的预算就被牢牢地限制。对学生来说,预算什么的还过于遥远,但是对于KAAN和OMA的设计人员来说,这就构成了不小的挑战。

 

dutch-7

荷兰最高法院,图源网络

dutch-8

荷兰最高法院室内

dutch-9

dutch-10

Timmerhuis多功能综合楼,图源网络

dutch-11

OMA随行人员讲解

 

在设计理念上,两座建筑的构想并不复杂。荷兰最高法院的项目中,KAAN希望建筑底层与街道产生充分互动,并创造出了沿街的带状完整的空间。作为最高法院,它融合了功能主义的清醒与深刻,又兼具实用性与适度的庄严,很难想象它的造价只有5900万欧元。而OMA设计的Timmerhuis多功能综合楼,经过反复推敲的单元模数,可以适应任何办公或居住参数。首层巨大的城市开放空间,成为鹿特丹博物馆的新址。只经过防火漆处理的钢结构框架,则赫然立于中庭之上。同时,OMA的随行人员也向我们介绍了小到地板选材,大到建筑各方面能源效率,以及建筑整体使用分布的设计。

 

作为一名合格的建筑师,需要对建筑的各方面进行理解和掌握,而绝不是仅在草图纸上画画图示、玩玩概念和自我陶醉。这让我想起孙一民老师的访谈,孙老师说,他集中琢磨的问题是如何使设备专业参与建筑深化设计,而不是简单地配合设计。

 

方格网

飞往阿姆斯特丹途中,我看到了航行线路图上出现了“Flanders”(弗兰德斯)这个单词,才意识到一战初期的弗兰德斯战役,就曾在机翼下的土地上发生。向窗外望去,一个个绿色与黄色组成的方格网映入我的眼帘,落地后听朱老师介绍,才知道这正是荷兰人伟大的工程成就——运河系统。由于荷兰低于海平面,因此小运河汇入较大的运河时,由风车将其提升至更高的高度,汇入主河道之后,水被再次提升。经过依次提升之后,水才汇入大海。正是严密的运河系统,使得荷兰不会被每天两次的地球潮汐运动所影响。这种方格网系统对于荷兰人来说如此重要,以至于在各处都可以看到它的影子。

 

dutch 12

俯瞰方格网系统,图源网络

 

从图示上来看,方格网将一个整体划分为多个个体,每个个体互相独立,互相不会干扰。网格框架作为一个整体规则存在,内部有着相对自由。在去荷兰之前,同学怂恿我一定要在那里抽点大麻,而大麻能在荷兰合法化,正是包容性强的体现。由于荷兰时刻面临来自北海的威胁,因此政府在力求稳定社会、防止极端势力破坏大坝的同时,做出了诸多妥协,从而满足各种人群的需要。这就类似于方格网,如果你有某种特定的需求,你可以在你自己的方格网中完成这些需求,但绝对不可以影响其他的方格网。荷兰的社会可以包容大麻、同性恋、安乐死,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也就意味着荷兰提倡个人自由,尊重个人自由。你有不同的意见、见解,都可以独立于原有集体自立门户。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在21世纪初就有二十多个系,只要有老师对现有体系不满,就可以找人新成立一个系。可以说方格网政策使得荷兰社会变得包容,但也容易让每个人变成利己主义者。很难说“利己主义”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一方面这种心态是市场经济的温床,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荷兰的金融业曾十分发达并以此挤入强国行列,但却使得“团结”这个在中国人看来很正常的事,在荷兰却变得遥不可及。

 

资本的力量

荷兰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逃不过“海上马车夫”这几个字,在资本发展的过程中,荷兰起到了很大推进作用。由于自然条件的限制,荷兰很早便形成了经商的传统,每个荷兰人身上都有浓郁的商人影子。这种特质在欧美文化中也很有名,从欧洲人会把“AA制”称作是“goDutch”这件小事中就可以看出来。

 

商人重利,这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在办事方面,和荷兰人打交道就像在谈生意。据说荷兰建筑学学生毕业之后去知名事务所实习,都可以很光明正大地谈薪水。在中国,这样的事情就肯定不会发生。

 

如果说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荷兰的建筑师没有特别火,是因为当时欧洲的一股共产主义运动埋没了他们的天性。那么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在这样一个资本全球化的时代,荷兰建筑师追求资本的优势便体现了出来。资本逐利,一个好的建筑作品不一定会吸引普通大众的眼球,但是一定可以吸引资本,从而受到追捧。如果要让德国或者法国建筑师做一个周边环境复杂的方案,他们会力求分析并完美解决,却会耗时很久。但是荷兰建筑师,会根据甲方要求做出最符合当时所处条件的设计,从而增加利益。

 

dutch 13

鹿特丹美术馆里,库哈斯的照片就像是国家领导人

 

库哈斯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是媒体人出身,媒体追求时间、效率以及新鲜程度等特点,都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可以对他所做设计的出发点和动机,有更好的理解。


版权声明:本文已获作者授权。

投稿邮箱:

关键词

荷兰建筑 OMA

0 0 446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