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现场 | 柯布西耶密码(中):场地,立面与材料

作者: 李涛 | 编辑: 李菁琳 | 2017-01-09 15:13 | 分享  

编者按:在10月初结束的有方“永恒的回归:柯布建筑的观念与形式”考察中,我们从柯布西耶17岁时设计的第一栋建筑开始,一直看到了他为自己设计的墓碑。亲历现场,用身体丈量,或许是柯布作品的唯一正确打开方式。下文为团员李涛结合现场所看、所闻与所思后,对柯布的成长之路与关键作品所进行的解读。全文包括上、中、下三篇,此篇为中篇——解读柯布关键作品中的关键要素:场地、立面与材料。

 

关键作品年表

1926年 提出新建筑五点

1928年 加歇别墅

1931年 萨伏伊别墅 巴黎大学城瑞士学生公寓

1934年 莫利特公寓

1951年 任昌迪加尔建造顾问

1952年 马赛公寓 海滨小屋

1955年 朗香教堂 柯布西耶夫妇墓地

1956年 加乌尔别墅

1957年 巴黎大学城巴西学生公寓

1960年 拉图雷特修道院

1965年 费尔米尼青年文化之家

1965年 8月27日在马丁岬海里游泳时心脏病复发离世

2006年 费尔米尼圣皮埃尔教堂

 

在整理作品年表的过程中,可以看出柯布在自己的坚持中,慢慢发生了一些变化甚至是跳跃,但是仍有一些元素却一直没有改变。这些没有改变的元素,也成了我们这些后代建筑师,一直在寻找和坚持的东西。

 

场地与建筑漫步

大家所熟知的柯布“建筑漫步”,主要是指室内的空间布局。多米诺体系的提出,消除了承重墙体,使得内部空间的自由布局成为可能,比较有名的例子就是萨伏伊别墅内部的“建筑漫步”。从我们本次现场考察的几个建筑来看,其实“建筑漫步”从一进入场地的那刻就开始了。

 

柯布“白色时期”的两个作品:加歇别墅和萨伏伊别墅,都充分利用了人在进入场地后的漫步。加歇别墅里有着深深退回场地的内侧,入口处种植着对称的高大乔木,但迎面而来的却是别墅不对称且看似平淡的立面。转到内院,植物的种植反而变成了不规则布局。这种场地外围的设置,其实反映的是内部空间的变化。别墅内部面向庭院的一面,有退台和共享空间——这个时候再来看面向内院的立面,也变得丰富和立体起来了。

 

1corbusier11

加歇别墅外侧的院子,作者自摄

1corbusier12

加歇别墅内侧的院子,作者自摄

 

柯布的经典作品萨伏伊别墅,在他44岁时才建成。这是一个集历史地位、革新理念与实际效果于一体的作品,完美地诠释了“新建筑五点”的理念。从进入场地大门开始,观者被两排密林中的道路引导着向前,然后突然向右90度转弯,看到别墅的北立面,即相对正立面来讲比较呆板的立面。这与我们在拉图雷特修道院先看到的北立面一样,先迎接你的,永远是比较平坦或简单的那一面。

 

1corbusier13

萨伏伊单调的入口立面,作者自摄

1corbusier14

拉图雷特修道院入口立面大实墙,作者自摄

 

萨伏伊别墅位于郊区,它更照顾的是车的尺度。车辆进入后,会直接进入架空层,然后转一个U型弯进入底层车位。从车库出来的时候,车辆也不需要返回原路,从U型的另外一侧离去即可。

 

1corbusier15

底层架空的弧线墙面是为了满足车行的需求,作者自摄

 

别墅立于一片草地中间,周边围合的树木,被种植在了恰到好处的距离内。树木把草地和萨伏伊别墅围合在中央,原始的坡地地形得以保留。底层架空的细柱子,让二层以上的体量看上去就如同外来入侵的机器。柯布在自己的作品集里这样形容萨伏伊:“在这个住宅里,展开了真正的建筑漫步,呈现的景象不断变化,出人意料,甚至令人惊奇。”

 

1corbusier16

被树木环绕的萨伏伊别墅,作者自摄

 

场地上的建筑漫步,在柯布晚期的两个代表作中,体现得更为明显。朗香教堂位于山丘顶部的一小块平地上,主祭台位于东侧。信徒沿着山路而上的信徒,先看到东侧的大屋顶,接着向南逐步向上,途中被守护人和朝圣者住所两处低矮建筑压缩了视线,最后会看到南侧有着不规则开洞的大实面墙体,一侧偏祭台的高大竖向体量,与仿佛漂浮在空中的屋顶水平体量形成强烈对比。

 

1corbusier17

在逐步向上的步道看朗香的第一眼,作者自摄

 

我们去的时候,南门是关上的,因此需要环绕建筑一圈,从北侧的门进入。在环绕的过程中,你会发现周边的树木和建筑之间的距离,如萨伏伊别墅一样恰到好处:在东侧南侧,看向广大平原的视线是开阔的;在北侧,则留出了一点空隙;在西侧,高大密集的树木基本贴近了建筑。这样的场地设计,很好地烘托了建筑作为中央控制物的地位。

 

1corbusier18

从东南与东北侧看朗香

1corbusier19

从北侧与经典的45度角看朗香

拉图雷特修道院就好像放大版的萨伏伊别墅:底层架空,车辆从U型道路进入。位于坡地上的架空层,在面向来者的方向,被北侧的大实墙面所遮挡。西侧是集体生活空间,在餐厅可以看到最美的夕阳和山下村庄的美丽夜景。这种对场地景观特质的最大化利用,使得观者在刚进入基地的那一刻,就会被柯布的建筑深深吸引。从这个意义上说,选址与建筑设计本身同样重要。

 

著名的建筑教育家柯林·罗,曾经对柯布的拉图雷特修道院做出这样的解读:在拉图雷特中,观者首先注意到它北面的教堂,仿佛施瓦布别墅那个“让人兴奋的”空白面的重演。拉图雷特修道院与萨伏伊别墅都是一个四方体量,都有起伏的人行坡道围绕着建筑。无论是萨伏伊的入口立面,还是拉图雷特的北墙面,那种不吸引、不迎合、不取悦的第一印象,都带有施瓦布别墅空白墙面的影子(1)。

 

1corbusier20

施瓦布别墅的大白墙,作者自摄

多米诺体系和自由立面

柯布提出的多米诺体系,由于墙不再起承重作用,外墙开洞的方式就变得自由起来。在萨伏伊别墅中,为了强调二层水平条形窗的独立性,柯布在入口面做了两个细节来强调二层与一层墙体的区别:一是将架空层后退的墙刷成墨绿色,以此强调后退进深;二是紧贴架空层的外墙,在转角处切45度斜角,强调与二层的分隔。

 

另一方面,马赛公寓的设计理念源自酒瓶架。理论上,每个住宿单元是可以抽取置换的,自由立面的表达是将单元的组合形成规模,由不同内部功能来决定外立面。位于中间楼层的公共活动区域,将上下规则的立方盒子(户型层)从中间剖开。有着粗壮柱子的底部架空层、规则盒子的中部层、自由表达的屋顶花园层,共同组成向古典建筑三段式致敬的新自由立面。

 

1corbusier21

马赛公寓立面,摄影:夏至

 

在柯布后期的作品中,自由立面还体现在公共环境中地面浇筑的构图中。比如朗香教堂的地面与马赛公寓大厅的地板铺贴,在横平竖直的关系中,出现不规则的大小模块。这些构图关系或模式,也深深影响了后世的建筑师。

 

材料特性的细致表达

柯布在“白色时期”对建筑材料采取的是遮蔽的方式,统一刷上白色,看不出材料特质,更看不出结构力的传播。而他后期对混凝土的娴熟运用,却引发世人给他贴上“粗野主义”的标签。

 

就个人观察而言,在素混凝土的应用上,柯布其实并不粗野,反而是细致的。朗香教堂西立面的蓄水池,浇筑有三个纯体量几何体——在蓄水线以下,其素混凝土表面以较为粗糙的方式来表达,但在水线以上,则是以较为细腻的方式。在施工图中并没有这样的材质区分细节。柯布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细节,在蓄水池干旱的季节,也能让观者一眼看出水池的直观蓄水高度。

 

1corbusier29

蓄水池水线细节,作者自摄

 

在加乌尔别墅外露的加泰罗尼亚拱外表面,柯布用模板的横竖变化,在只有约400毫米宽的梁表面,横竖拼搭形成不规则构图,从而玩出了“自由立面”。

 

1corbusier30

加乌尔别墅外立面,图源网络

 

比较位于巴黎大学城1931年建成的瑞士学生公寓和1957年建成的巴西学生公寓,可以看出柯布在材料运用上发生的改变。这两个建筑相距不到100米,其平面与体量组合方式相似,材料使用的部位也一致,但是建筑本身反映出的性格,正如瑞士和巴西两个国家一样,一个很严谨,另一个很奔放。

 

1corbusier31

瑞士学生公寓,作者自摄

1corbusier32

巴西学生公寓,作者自摄

同样是毛石墙,瑞士学生公寓的毛石是贴片,平整细腻,而巴西学生公寓的毛石则粗野磊集;瑞士学生公寓的主楼外墙是素混凝土预制板的干挂装饰,具有严格的对缝,远观像干挂自然面花岗岩,到了巴西公寓这边,外墙则是拉毛混凝土,加上阳台隔墙的典型的柯布彩色配比,整个建筑也跟着热烈起来。

 

1corbusier33

毛石墙面对比

1corbusier34

主楼外墙面对比

 

柯布将混凝土的塑形特征表达到了最极致,尤其在后期的作品中,马赛公寓的屋顶花园简直就是混凝土浇筑的一本教科书:有比较规整的方形体量,比如立方体的电梯井;有上大下小的倒锥形弧线体量,比如通风井;有双曲面的薄壳体量,比如会所;有斜坡,比如幼儿园的斜坡;还有完全自由曲线的体量,比如模拟自然石头的假山。

 

1corbusier40

马赛公寓屋顶花园:混凝土浇筑的教科书,摄影:夏至

参考文献

[1] 引自《建筑师》杂志,曾引 著《伟大的建筑教室——柯林·罗的遗产(五)》,有删节。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发表。

投稿邮箱: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

关键词

勒·柯布西耶

0 0 130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