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旅行现场 | 日本之美,庭园之心

作者: 赵晓旭 | 编辑: 李菁琳 | 2017-12-07 14:39 | 分享  

“行走中的建筑学”携有方领队张雨丝,用以下9道问答(Q&A)重现11月下旬“镜龛中的山水:日本古典庭园”第5期(红叶季)考察的精彩现场——

 

Q:被誉为代表了“日本之美”的桂离宫,现场参观感受如何?

A:深秋红叶映衬下的桂离宫无疑是一年中最美的。虽然预约极其困难,进入参观也是极不自由,完全“押解”模式,前面一个导游领队,后面有警察押队,线路非常固定,绝不允许逗留、闲逛。但即便这样,走上一圈,也是身心极其愉悦的事。

 

0日本之美庭园之心01

0日本之美庭园之心02

桂离宫,摄影:王奕文

 

桂离宫是皇家园林,也是日本文化的象征,但是真正游览时就会发现,她规模并不大,属于一个中小型的池泉回游式庭院,建筑与环境分布十分均匀,整个园子显得非常精致、典雅。

 

走在桂离宫里,会时时感慨,这真的是一座被充分设计的园林。首先她体现出很强的“中心性”。园子的中央是一块低矮的盆地,也是我们观众视觉汇聚的地带,这块核心洼地选用的植物都是盆景尺度,普遍较矮,带有俯瞰的色彩,让人的视线尽可能穿透,并用了很多精巧的石头,对中央进行了精致化雕琢。这和中国明清园林那种讲究“遮掩”的手法截然不同。

 

在非常刻意设计的中心之外,桂离宫周围显得更加自然放松,植物自然生长,坡岸也不再用造价高的石头,而采用了松木桩做护岸。 更“野”一点,造价也便宜不少。

 

相较于大多回游式庭园,桂离宫显得非常耐看,不会让人很快感觉景观枯燥,这是因为她的人工建筑很丰富。虽然是自然为主、建筑为辅,但是建筑对自然的结构的勾连、网罗、控制,在桂离宫显得恰到好处。

 

0日本之美庭园之心03

0日本之美庭园之心04

桂离宫,摄影:王奕文

 

桂离宫一直是日本的符号,代表了所谓的“日本之美”,从根本上,不如说桂离宫代表了日本的文化立场:建筑形式多样、建造方式自由、建造材料不分贵贱,有大量自然的材质,竹子、泥巴、纸……这些不值钱的材料,以非常讲究的工艺运用在建筑中,也是非常不一样的建筑学立场。

 

Q:同为皇家园林,仙洞御所与桂离宫的不同之处在于哪里?

A:如果说,桂离宫是一个放大版的“庭院”,那么仙洞则是一个缩小版的汉唐时期宫廷“苑囿”,很有汉唐气象。

 

同属日本三大皇家园林之一,仙洞的尺度比桂离宫大很多,是一个面积达五万平方米的池泉回游式庭园。除了处于东北角的御殿,其余的地方几乎是纯自然的状态,很少有人工的痕迹,这和桂离宫的建筑众多也非常不同。

 

一般来说,造园有两条线,一是自然系统的延续,仙洞的池泉回游是代表之一;第二则是人工模拟自然系统,例如寺庙里的方丈庭院,例如人工的建筑与自然均匀分布的桂离宫。

 

走纯自然路线的仙洞,在红叶季实在太美了,美得让人窒息。但是纯自然的景观,在一定程度上重复出现,容易让人产生审美疲劳,看到最后甚至会有一点麻木,这和景观的单调性有一定关系。相较之下,有人工的东西不断出现,对自然环境带来新的刺激的桂离宫,更耐看一些。

 

0日本之美庭园之心05

0日本之美庭园之心06

仙洞御所,图源网络

 

Q:本次考察的所有寺院园林中,最推荐哪一座?

A:其实,寺院园林也是各有各的特色,例如琉璃光院的流光溢彩的红叶之美;圆通寺方丈庭院如同帕提农神庙般的视觉震撼;还有龙安寺15块石头的永恒迷思。但是鉴于自己的观园经验,龙安寺曾经去过、琉璃光院较为拥挤、圆通寺体量较小,此次考察我最推荐的还是西芳寺。

 

因为需要特别复杂的提前预约,所以西芳寺人流得到了非常好的控制。即使在到处熙熙攘攘的红叶季,西芳寺仍然保持了她原本的清幽、静谧。

 

西芳寺的参拜,非常有仪式感。每个人在看园子前,需要在本堂工工整整的用毛笔抄写一遍心经。这种形式真的有助于人放下五花八门的杂念,更加贴近寺院庭园的精神本质。

 

喜爱苔藓植物的,在这里可以看到上百种苔藓,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绿意,有些苔藓竟然如绒毯般绵厚;喜爱红叶的,西方寺的火红亦可以满足需求。

 

西芳寺的欣赏逻辑,并不是看其建筑,而是体会其中的氛围,这气氛由幽明的水、连成一片的树荫、以及地下厚厚苔藓所构成。荒凉、幽明、独屹于斯、就好像这个世界只剩你一人。不同于仙洞绚烂凄美,西芳寺的庭园体现着日本人独有的对于幽闭、故去、死亡的崇敬。

 

0日本之美庭园之心07

0日本之美庭园之心08

西芳寺,摄影:张雨丝

 

Q:对初次观赏日本古典庭园的人,有什么入门级的看园建议吗?

A:虽说审美是很主观的,但是要真正看懂理解日本古典庭园,必须对于日本的历史、文化有一定的了解,建议大家可以多多阅读相关的书籍。如果想快速入门,可以看看《庭园之心》这样的翻译作品,可以读读本次学术领队王欣的《人世间的欢场与镜龛中的彼岸》这篇文章。当然,最好的方式还是参加有方的团队,有手册、有导师,可以速度引你入门。

 

Q:一定要在红叶季去一次京都赏园的理由是?

A:红叶季是看日本庭园最美的季节,没有之一。红叶品种不同,呈现出的颜色也不同,有火红的、橙红的、还有金黄的、黄绿的,比较极致的像是琉璃光院,栽种的枫树品种过百,在红叶季所看到的颜色,真的如琉璃般缤纷绚烂。再如仙洞御所的红叶山,那红枫高大,树冠像红色的伞一样盖在你的头顶、周围,走在这些树下,包围在这么自然艳丽的颜色中,真的能体验到一种极致的美感。

 

除了红叶本身的美之外,红色与庭园惯有的绿植、白沙、木构建筑相互映衬,让庭园的层次更加饱满丰富,无论视觉还是相片,都达到了最好的观看效果。

 

0日本之美庭园之心09

0日本之美庭园之心10

一休寺鸟瞰图,航拍:王悦蒙

 

Q:无邻庵的看点是什么?

A:无邻庵是日本造园中“大河式”的典型代表,也是有方古典庭园之旅每年必到之项目。这个并不大的园子,是明治时期造园大师小川治兵卫的代表作品。所谓“大河式”,就是将一条大河的流域像沙盘一样缩小后,呈现在园林之中。

 

要看懂无邻庵,一定要先看看平面图,这个非常有意图的平面,看上去呈现为一个牛角型。最远端有一个空间上的“灭点”,也就是所有事物消失的点,其近端的主屋则是一切开始的地方,这个建筑就像眼睛一样看着这条“河流”。

 

除了“大河”的式样,无邻庵河里的石头也是很大的看点。如果仔细去体味,就发现这些或大或小的石头都有不同功能,有的护岸、有些分水扰流、还有的造成高低落差,突出水流的声音……

 

0日本之美庭园之心11

0日本之美庭园之心12

0日本之美庭园之心13

无邻庵,摄影:张雨丝

 

如果看得更细致点,无邻庵中一间小小的茶室,也正体现了日本最传统茶室的设座主宾动线关系。主人和客人共赴一场茶局,入口、活动流线都是完全不同、且牢固规定的,主人和客人只能在某一席处碰面交流,这与中国人饮茶会友形式截然不同,但是也非常有意思。

 

0日本之美庭园之心14

0日本之美庭园之心15

无邻庵的茶室,摄影:张雨丝

 

Q:入住村野藤吾设计的佳水园,体验如何?

A:其实,和式住宅的内部都大同小异。如果从舒适性上讲,反而没有西式的房间那么适合现代人起居习惯。但是这也是有方旅行给团员提供的体验日本传统文化、生活的机会。

 

Q:现场感受千利休的茶室(妙喜庵),其布局和装饰真的完美做到了实用、美观吗?

A:很遗憾,妙喜庵里的国宝茶室——待庵,非常简陋、古朴、灰暗,既不实用,也不美观。整体上是一个木结构,草筋抹灰、屋顶是木皮、竹竿、芦苇皮等等材料,内部是草灰墙,已经完全发黑了。它的面积极小,只有两块榻榻米这么大,但千利休正是将它作为人和人克己的修炼场所。

 

试想,在一个漆黑、狭小的空间中,两人面对面促膝而坐,已经超过人类心理上舒适空间所能忍受的距离,所以处于这个茶室的主客之间,只能坦诚相见、无法掩饰。在这种情况下,一切举止还要完美、得体、不得疏忽,这已经超越了喝茶,而是“修行”。

 

待庵所倡导的,正是一种侘寂美学的空间营造。侘,是空间性的,指外表残缺,侘是对华丽、光鲜、富贵、艳丽的否定,对贫瘠、朴实、节俭、疏野、幽暗的某种肯定;寂,和时间有关,原意是旧化、钝化、生锈,岁月沉积之后,外表黯淡、斑驳所表现出来的让人震撼的美,看似有点矛盾,但它是属于东方人的自然观,承认事物是要老去的,承认自然的变化和循环,并不去抗拒它且欣赏它。

 

侘寂的美学在一定程度上与禅宗的批判性、警觉性、转换性有相似,并非说它一定要欣赏那些破破的、脏脏的、有穷酸样的东西,并非是一种停留、静止的美学;它是一种师法自然的哲学,它训练着人知觉的敏锐,例如从千利休开始,他就把民间的美学拿到上层来,改造主流审美,这是需要何等的敏锐、何等的决心。

 

0日本之美庭园之心16

团队在宝泉院合影

0日本之美庭园之心17

团队在南禅寺金地院合影

 

Q:在京都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故事?

A:因为桂离宫特别难预约,所以我们这次考察的团队是分三天陆续参观的。在某天空闲的早上,和团友们相约来到京都博物馆,我们比开门时间还提早10分钟抵达,没想到那个队伍已经排得里里外外满满当当。仔细一看才知道,原来是我们恰好遇到了博物馆120周年庆典的尾声,除了游客外,大部分前来参观的都是日本人,老年人还占了绝大多数。

 

展馆里面也是非常拥挤,但是秩序井然。很多老爷爷老奶奶,都拿着小小的望远镜盯着展品一点一点看,这种精神很让人感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行走中的建筑学所有,欢迎转发,禁止转载。

投稿邮箱: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