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绘24 | 柳军:在绘画中享受这个时代

编辑: 王箫 | 2016-06-03 21:32 | 分享  

对于建筑师绘画,深圳市建筑设计研究总院副总建筑师柳军认为这首先是工作,其次是修行,“可以少激情,多理性”。其实,能将工作与生活在绘画中统一无不为乐事。

游历世界各地,城市是柳军的关注点,不管是古镇、旧城还是现代化大都市。他的画作多以建筑、街巷为主,喜欢用线条准确刻画建筑场景,走线毫不犹豫,画风简洁,喻意丰富。如今不再奔波于一线工作,绘画逐渐成为柳军生活中的一部分。对他而言,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带上画笔,去世界远行。

我学绘画是从进入建筑学堂开始的,不算系统,但很正统。我的美术老师是于美成、史春珊、李婉贞老师。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老一辈艺术家,他们是我的启蒙人,从此我知道并开始学习画速写、水彩、水粉和水墨渲染,这些对我日后从事建筑专业工作十分重要,也让我对绘画产生了浓厚兴趣。

早期的一张“水门”,是我1995年在纽约刺骨的寒风中现场绘制的,画中能看到风的影子,是我比较理想的一副作品。

 

lg lj 1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超高层建筑还不多,一到美国,那种高空的压迫感非常强烈。这幅速写就是当时的感受。

一度喜欢画面洁净感,要求自己不加“调子”,走线准确,不犹豫,形成一种典型的“建筑师”画法。

 

 

现在作画,则要求自己随心、自由,对不同的主体,要求采用更合适的表现方法。

 

 

我在绘画中很注重对建筑和城市风貌的观察和呈现。当然这也要求对城市演进历史的了解。欧洲人对历史建筑的保护是最好的,历史性建筑与新建筑关系融合、尺度非常平衡。

 

 

许多旧建筑达到了使用年限,就把外墙皮留下来,并加固与新的内部建筑结合起来,这样城市的外立面和高度都得到控制。所以欧洲的建筑和街景十分入画。

 

 

特别喜欢画欧洲,这与我毕业于哈尔滨这座美丽的城市有关。欧洲建筑,不管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还是俄罗斯折衷主义的建筑, 在这座城市始终占有主要地位。

 

 

在中国,古建筑虽破坏较多,但精髓犹在。中国古镇是我最爱去的地方,风光之好,自不必多言。

 

 

而我生活二十多年的深圳,则没有历史的影子,与近现代资本主义新贵比肩。深圳永远在发展变化之中,以前画过的建筑成了背景,城市还在不断长高。

 

 

最近,我去了西班牙,这个国家虽然经济不景气,但城市之繁华与精彩让我吃惊。伟大建筑师高迪的作品,更是让我感到由衷的钦佩。

 

 

偶尔我也会画些娱乐自己的东西。

 

 

我享受绘画,享受画这个时代,同时也在用画笔设计、创作这个时代的建筑。

 

图文

柳军

 


版权声明:本版权归有方所有,绘画作品来自作者柳军,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