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5分钟22 | 裘振宇:伍重心中的悉尼歌剧院

作者: 王箫 | 2016-04-23 16:54 | 分享  

“悉尼歌剧院是一个很奇怪的建筑。”芬兰阿尔托大学博士后研究员裘振宇在有方讲座《伍重的中国》的开场便说道。悉尼歌剧院不是一个现代的歌剧院。它有一个100公尺宽,15公尺高的巨型台阶;它有跟功能无关的被光滑面砖覆盖的巨型结构;它有风格不统一的室内装修;它花大价钱完成混凝土结构在内部却被便宜的轻质钢结构覆盖。

悉尼歌剧院虽为现代的歌剧院,但却有100公尺宽15公尺高的巨型台阶。同时这个巨大的台阶上面还有非常靓丽的壳结构——这个结构由接近两千块的预铸混凝土块,一块一块叠起来。这其实不是盖歌剧院,而是在做一个巨大的结构工程。

更奇怪的是,悉尼歌剧院在别的建筑师和顾问公司接手后的室内设计:有伍重想要的不加修饰的、粗犷的、承重的结构体;阿尔瓦·阿尔托的木板裝修;皮亚诺的玻璃幕墙系统——就像今天许多大学生的设计作品一样,某种程度上抄袭、 叠加几个知名建筑师的设计。

悉尼歌剧院的Major Hall模型是在1966年1月完成的,是伍重设计的最后一个模型,这个模型表现的是二重多功能厅——可以作为音乐厅,也可以作演出歌剧用——伍重当时要求的是Plywood Box-Beam声学吊顶和声学墙。伍重原本的提案是,在花大钱做的巨型结构下面,用另外一个巨型结构来作为天花板,并同时处理室内和声学设计。这不只是一个室内的天花板,它也是一个独立橫跨45公尺长的结构体。再看伍重设计的Major Hall,用金箔、红色、白色三原色交叉搭配,参考了25年版本《营造法式》上的黄土刷饰斗栱配色。

当时伍重天花板采用的系统叫做Plywood Box-Beam,左边11片,右边11片。由于要相互连接,所以片与片之间形式相似,是一系列形式的转化。这个概念在某种程度上跟斗栱或是铺作的叠加是非常接近的。可是这一切都没有完成。当时伍重在1966年离开的时候,这个模型还很大,五十年后却只有整个建筑模型的三分之一保存下来,其它的三分之二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在什么地方。

直到十几年前,这个模型才在当初一个工程师的女婿家的地下停车场被发现,随后悉尼歌剧院办了一个模型展,在澳洲引起轩然大波——因为这代表政府在四十年前撒了谎。当初澳洲的自由党政府对外宣称伍重离开澳洲是因为他没有能力完成悉尼歌剧院,所以带着家人羞愧的离开。政府为了圆谎,将伍重的设计事务中他留下来的所有东西全部没收、焚毁。而这个模型说明伍重其实有非常清楚的想法去完成这个建筑。

1 0 704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