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建筑师在做什么64 | 薄宏涛:没有城市层面思考,怎能做出好建筑?

编辑: 刘畅 | 2014-11-28 09:52 | 分享  

 采访时间:2014年11月

 

薄宏涛是CCTN筑境设计董事副总建筑师。他最近在做几个城市综合体和两个售楼处。他认为作为一个建筑师必须要有城市层面的视野和思考。他最近在琢磨建筑如何才能在城市中创造更多活力,并认为建筑只有成为城市肌体中的一个健康的有机组成,城市的经络才会气血畅通。他很关注“奇奇怪怪的建筑”论,并希望这个概念不会带来建筑、规划界的矫枉过正。

 

有方:最近在做的项目有哪些?

薄宏涛:手上项目很多也很杂,规模较大的有南宁、嘉兴、合肥的几个城市综合体,小的也有长沙武汉的两个售楼处。综合体,意味着包罗万象的盒子,但是打造这样的盒子是建构承载城市生活的诺亚方舟还是掀开反城市的潘多拉盒子却是一个非常严峻的社会问题。综合体盒子做不好就会成为反城市的黑洞,内部吸附太多的活力,却造成城市外部的活力真空。 我觉得作为一个建筑师必须有城市层面的视野和思考:底线保证建筑不作为负能量伤害到城市的活力;全力争取达到都市针灸的工作效果,激发一点盘活一片,带动城市区域的活力聚集。 嘉兴的综合体我们就尝试把文化和城市生活以一种非常开放的状态注入到基地,改造交通性的城市滨河通道和超市混乱的后场区成为立体的城市公园,并剥离了一部分商业服务交通体面向城市营造立体的步行交通系统,把城市周边住区的居民以毛细管的方式注入项目,让项目成为城市肌体的一个积极组成部分、一个活力聚集地。 长沙的售楼处西临岳麓山东眺湘江,设计提出了岳麓云的概念,从下往上看是如江水流动充满未来感的,从山上往下看是屋顶葱郁延伸山麓,以此表达对城市地脉的尊重。虽然全程BIM设计,但是因为参数化表皮问题和幕墙施工单位一直纠结和各种搞,建造速度远远低于预期。数字设计无法匹配数字施工,这是目前经常会碰到的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嘉兴杉杉生活广场概念图

 

▲长沙绿地湖湘中心展示中心概念图

 

有方:在拿到一个项目的设计委托时,最先会做什么?

薄宏涛:一个项目的开始总是伴随着和业主的反复沟通,通过各种分析测算和头脑风暴确定设置、调整、修订和完善任务书。设计的开始源于一种情感的投入和互动。业主也好设计师也罢都需要建立一种对项目的由衷的爱,更需要彼此的信任和理解支持。很多项目进行过程中的磕磕绊绊,往往来自于初始阶段的沟通缺乏和理解不对位。

 

有方:当项目进入施工阶段时,会经常去现场吗?如去,通常会遇到什么问题,又是如何解决的?

薄宏涛:经常去,主要工作是确定材料和监控细节,当然也需要气场强大,hold得住各工种间注定会发生的锱铢必较的争吵。每个项目都是设计师的亲儿子,鉴于工地现场的监理不是摆设的花瓶就是和施工单位穿一条裤腿,为了避免亲儿子被别人随意虐待,虽然是寄养,时常去探望也是必须的。工法、工序、工期、价格要了解,业主和主管部门、业主各部门间、各级供货商间的利益纠葛也必须搞清楚,否则儿子吃了亏,当爹的都不知道去和谁讲道理,逼急了也不知道去向谁抡拳头。

 

▲长沙绿地中心销售中心实景图

 

▲长沙绿地中心销售中心(表皮局部)实景图

 

有方:最近在业务上最烦的事是什么?

薄宏涛:和业主就一个共同关心的问题反复协调是必须而有意义的事情,但是有很多时候事情讨论来讨论去难有结论,这种源于选择性障碍的工作状态实在让人觉得是在浪费生命。

 

有方:最近在集中琢磨什么问题?

薄宏涛:建筑如何才能在城市中创造更多的活力?中国建筑和城市的诗画同构、城园同构等特征让我们必须认真以城市化的态度去对待每一座建筑。建筑只有成为城市肌体中的一个健康的有机组成,城市的经络才会气血畅通。传承文化,让建筑能植根所在的土地;发掘价值,让复合业态有生存的土壤;创造交往,让人群有轻松惬意的交往场所,这才可能有城市的活力自下而上生长出来。任何孤芳自赏的标签式设计都注定无法融入城市,更遑论创造活力。

 

有方:最近读的最有趣的一本书是什么?

薄宏涛:龙应台的《目送》,她的文字很有力量,失落和缠绵,不舍和决绝,深沉和恬淡,她用她的笔尖传递,人生深邃的思索和泰然的慨叹。这样的文字朴素而简单,却透过纸背直指人心,我们是否也能以最简单的建筑感动人心底最柔软的一块呢?

 

▲《目送》封面

 

有方:最近一次旅行去了哪里?

薄宏涛:巴厘岛乌布的山区。阿勇河畔的酒店相比金巴南海滩边慵懒的氛围,传递出了更强的力量感,和山林呼应,气势磅礴。Royal Pitamaha 纵贯整个山谷的大手笔设计,让人工化建成物显得如此渺小,这时唯一正确的对策就是顺应自然,呈现自然,而自然也赋予了项目超凡的空间震撼。

 

有方:最近有没有新发现某位特别有启发的建筑师?

薄宏涛:很多建筑师都很有启发,尤其是西泽立卫、石上纯也等几位日本建筑师。相对于我们日常难免流于宏大叙事的工作,他们的关注点更微观,更加直指空间的本质。建筑是需要被使用的视觉艺术,人在其内部的空间感受、使用效率,建筑和自然和城市的微妙关系,这些问题更加建筑学的本体化,更朴实更直接,也更有力。

 

有方:最喜欢的、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建筑师是谁?

薄宏涛:读书时对自己影响最大的是汤桦和安藤忠雄,工作后觉得从很多建筑师身上都可以汲取养分,但没有当初在学校时对个体的那种迷恋了。 前阵看到有方对汤老师的访谈,我在第一时间转发朋友圈,题记就是“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汤老师”。八九十年代重建工毕业的学生,很少有谁会说没受到过汤老师的影响。连建院另一位著名校友,家琨师兄也是受到这位同窗的刺激才放弃文青的道路回归建筑的。记得那时每次汤老师从深圳飞回重庆来给研究生讲课,都事先不通知具体上课时间和地点,唯恐旁听学生太多挤烂教室大门。我现在手上还有厚厚一大本汤老师草图的影印件,都是在系馆文印室一张张收集起来的。 再一位就是安藤忠雄,大学的时候他正在创作的鼎盛期,各种杂志充满了他的作品介绍。我最喜欢晚上一个人坐在阅览室的角落慢慢琢磨他的空间构成,他对于光和空间的组织对我影响很大。当然,这些年大师的作品有些变味,不是我喜欢的那个安藤了。

 

有方:最近哪个建筑议题最让你关注?

薄宏涛:“奇奇怪怪的建筑”,希望习大大提出的这个概念不会带来建筑规划界的矫枉过正,过犹不及。

 

有方:上学时,哪门课让你最有兴趣,为什么?

薄宏涛:中学的语文课,神游万仞心骛八极,没有历史的通感,作为建筑师的我们就失去了穿越时空去感知的能力。百年间,我们的物质文化遗产在一轮又一轮的浩劫中近乎消耗殆尽,文字,是中国人最好也是唯一感知历史的工具性线索。

 

▲上海华师大科创楼实景图

 

有方:最讨厌的甲方是什么样的?

薄宏涛:没哪个甲方会蠢到不希望自己的项目好,他们会更把项目当作自己的心肝宝贝。在这个层面上看,建筑师对于项目的爱和业主对于项目的爱是对等的。对于一个同样对项目充满感情的业主,建筑师是没理由说讨厌的。分歧往往会有,那是基于评价标准的差异,道不同不相与谋。对于不懂装懂、夸夸其谈或是颐指气使的甲方,建筑师的态度也可以很简单,最多项目不做就是了。

 

有方:最近哪件社会议题最让你关注?

薄宏涛:APEC蓝。我们的国家可以通过政令手段做到把为人民服“雾”的帝都天空一瞬间变成清湛的APEC蓝,改天换地,这真是震铄古今的壮举。可是,在我淡淡的乡愁中,华北的秋日,天空本就是这样湛蓝,现在以河北省域范围全面排污企业停产和北京市区内大面积单双号限行换来的APEC蓝原本就应该顺理成章地出现在天空。天人合一,这句磨烂耳茧的老话无非在强调中华民族对于自然最基本的一个态度,尊重、顺应、和谐,这何尝不应该是我们做工作的基本评价准绳呢。希望APEC蓝能保持下去,也希望这样的蓝能以我们尊重自然、尊重城市的设计态度存留在心间。

 

有方:最近除了设计外,花最多精力的活动是什么?

薄宏涛:除了工作之外,我几乎全部精力都用来陪孩子。经常出差的我只要有时间在家,会把所有的时间用来和孩子呆在一起:一起看连环画,一起做手工,一起玩游戏,陪伴她一同成长。孩子的心最单纯却也最敏利,和她在一起的时光让我可以放下工作的负累重拾儿时的欢乐,也会给予自己一种最真实的视角去审视周遭的世界。

 

有方:最近有没有对建筑设计感到困惑、厌倦,想过改行,改做哪一行?

薄宏涛:当年高考报志愿的时候我一门心思想选一个不再和数理化打交道的学科,于是,建筑学成为了几乎唯一的选择。20年过去了,我至今非常庆幸自己当初选对了专业。每每同学聚会时我也会是不少同学羡慕的对象。是啊,能把兴趣和工作合二为一,确实是一种莫大的幸福。现在的我和20年前走进校门时一样,对这个专业充满了好奇和喜爱,这种热爱从未有过一丝衰减。

 

建筑师简介

薄宏涛

CCTN筑境设计,董事副总建筑师,上海院副院长。1974年生于天津,天津大学子弟,重庆建筑大学本科,同济大学硕士,德国柏林工业大学城市设计diploma,目前东南大学在职博士研究生在读,师从程泰宁院士。他是中国建筑学会青年建筑师奖获得者、中国建筑学会建筑理论与创作学组学组委员、上海市建筑学会建筑创作学术部委员、东南大学企业硕士生导师,在东南大学和重庆大学担任客座和评图教师。 薄宏涛作品曾入选深港城市双年展,“时代建筑506070建筑师系列”之70后中国青年建筑师专题,并作为中国建筑师代表参加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主办、土耳其建筑师协会协办的“蓬勃中国——中国当代建筑展”。 自2001年起,薄宏涛在城市设计及建筑领域做出了富有成效的研究,先后在《建筑学报》《建筑师》《建筑创作》《城市建筑》等杂志发表论文近二十篇,并在国内外一些重要学术会议上做出主旨发言。薄宏涛作为主编编纂了《中国现代建筑集成II——酒店建筑》等专著,城市设计研究专篇先后入选[德]迪特.哈森普鲁格主编《走向开放的中国城市空间》和[中]徐洁、费淳璐、支文军主编《解读安亭新镇》等书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由建筑师提供。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